十、职业

束缚人类的三条系带构成了人类的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是不能分开来解决的,要解决任何一个问题都仰赖于其余两个问题的顺利解决。第一条系带构成了职业问题。我们居住在地球的表面上,我们拥有的只是这个星球的资源:土地、矿产、温度和大气。为地球带给我们的问题寻求解答一直是人类的主要工作。即使在今日,我们也不能以为我们已经找到了十全十美的答案。在每一个时代,人类都会找出某一水准的答案,但是无论如何,人类总是要不断地追求进步和更高的成就。

我们所拥有的解决职业问题的最佳方法,和第二个问题有密切关连。束缚人类的第二条系带是:他们同属于人类的种族,而且生活在和他们所面临的三个问题的联系之中。假如某一个人单独居住在地球上,从未见过其同类,那么他的态度和行为必定迥然不同。我们必须时时刻刻和别人接触、与他们合作,并且对他们有兴趣。这个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法是友谊、社会感觉和合作。这个问题的解决对于解决职业问题有莫大的助益。

由于人类学会了合作,所以我们才采取了分工的方法,分工合作是人类幸福的主要保障。假如每一个人都不愿意合作,也不愿仰赖过去人类的成果,而只想凭一己之力在地球上谋生,那么人类的生命必然无法再延续下去。通过分工,我们可以利用许多种不同训练的结果,并将许多能力不同的人组织起来,从而使他们对人类共同的幸福都有所贡献,这不仅保证了人类的安全,也增加了社会所有成员的机会。当然,我们不能夸口说我们已经达到尽善尽美的地步,也不能装得好像分工制度已经发展到最高峰。但是,假如我们想解决职业问题,我们就必须在人类分工合作的架构中占据一席之地,并且为别人的利益奉献出我们的力量。

有些人试图要逃避这种职业问题,他们不愿意工作,对人类共同的兴趣也漠不关心。然而,我们会发现,他们虽然不愿意面对职业问题,其实他们却总是在恳求别人的帮助。他们仰赖别人的劳动为生,自己对别人却一无贡献。这就是被宠坏的孩子的典型生活样式:当他面临问题时,总是要求别人出力帮他解决困难。这些被宠坏的孩子破坏了人类的合作,并且总是把不公平的负担扔给热心于解决生活问题的人。

束缚人类的第三条系带是:他(她)是男女两种性别之一,而非第三种性别。他(她)在延续人类生命一事上所占的地位,有赖于他(她)向异性的接近,以及其性别角色的履行。两性之间的关系也构成了一个问题,而且它也是不能和另外的两个问题分开来解决的。要成功地解决爱情和婚姻的问题,一个对人类分工有所贡献的职业是绝不可少的,和其他人保持友善的接触也是很必要的。依据我们的研究,在我们的时代,对这个问题最完美的解决方法,也是最符合社会要求和分工制度的解决方法,就是一夫一妻制。从个人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式中,可以看出他的合作程度。人类生活中的三个问题是永远分不开的,它们彼此互相交缠着,解决了一个问题必定有助于另一个问题的解决。因此,我们可以说,它们其实是同一种情境、同一种问题的各个不同层面,这个问题就是:人类必须在自己所处的环境中保存生命、拓展生命。

在此,我们愿意再重述一次:以尽母亲天职而对人类生活有所贡献的妇女,也像其他人一样,在人类的分工制度中占有崇高的地位。如果她对其子女的生命抱有浓厚的兴趣,并努力要使其成为健全的公民,如果她致力于扩展他们的兴趣,并教之以合作之道,那么她对人类的贡献更是无法估计的。在我们的文化中,母亲工作的价值经常被过分低估,并且被看做是不吸引人也没有地位的工作。作为母亲的工作只能获得间接的报酬,而以之作为主要职业的女性通常在经济上也不得不依赖别人。然而,一个家庭的成功与否,母亲的工作和父亲的工作是同等重要的。不管母亲是在家主持家务还是独立出外做事,她作为母亲的工作地位是绝不会比她丈夫低的。

母亲是第一个影响子女职业兴趣发展的人。孩子在生命最初的四五年间所受的训练和努力,对他在成年后生活中的活动范围有决定性的影响。每当有人要求我做职业辅导时,我总会问他开始时情形如何,以及他在能记事的第一年时对什么东西最感兴趣。他对这段期间的记忆显示出他一直是在用什么思想来训练自己,它们会显示出他的原形以及他的统觉表。对于最初记忆的重要性,以后我还会回头再谈。

训练的第二步是由学校执行的。我们相信学校现在正在逐渐增加对儿童未来职业的注意,并训练他们眼、耳、手等官能的技巧。这种训练和一般学科的教学是同样重要的。然而,我们不能忘记,一般学科的教学对儿童的职业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重要性。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说,他们已经把在学校中所学的拉丁文或法文完全忘光了,但是,这些科目仍然是应该教授的。综合过去的经验,我们发现在研读这些科目时,可以让心灵的各种功能都有受到训练的机会。有些新式的学校特别注意职业训练和工艺训练,这种方式也能增加儿童的经验并提高他们的自信心。

假如孩子从儿童时代便已经决定他将来要从事哪一种职业,那么他的发展便会简单得多。如果我们问孩子他们以后想做什么,他们大多会有一个回答。这种回答肯定不是经过仔细考虑过的,当他们说以后要当飞机驾驶员或汽车司机时,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选择这门行业。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找出其潜在动机,以发现他们努力的方向,推动他们前进的力量,他们的优越感目标,以及他们要使其具体实现的方案。他们的回答只能让我们知道在他们心目中哪一种职业是最优越的,从这个职业中我们还可以看出能帮助他们抵达其目标的其他机会。

12岁至14岁的孩子大致会更清楚他们以后所要从事的职业,假如一个孩子到这个年纪还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些什么,那我真要为他感到悲哀。他表面上缺乏雄心并不意味着他对什么事情都不感兴趣。他可能野心勃勃,可是却没有足够的勇气来说出他的野心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耐住性子来找出他的主要兴趣。有些孩子在16岁结束高中学业之时,对自己未来的职业仍然拿不定主意。他们经常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但是对以后的生活却一点主意也没有。如果详加注意,我们会发现这些孩子大多野心勃勃,不过却不肯真正与人合作。他们没有找到他们在分工制度中应该走的道路,也无法及时找到实现其野心的具体方法。因此,早一点问孩子们希望从事哪一种职业是很有好处的。我时常在学校里提出这个问题,引导孩子思考这个问题,以免他们将它忘却。我还问他们为什么要选择这种职业,他们通常都会很仔细地告诉我。在孩子们对某种职业的选择里,我们可以看出他全部的生活样式。他会告诉我们他努力的主要方向和他认为生活中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我们必须任他选择他认为最有价值的职业,因为我们也无从判断哪一种职业比较高尚,哪一种比较低下。如果他脚踏实地做自己的工作,而且也专心致力于为别人奉献出自己,那么他和其他人一样有用。他的唯一职责就是训练自己,设法支持自己,并在分工制度的架构中安置好自己的兴趣。

还有些人不管选择了哪一种职业都不会感到满意。他们想要的不是一个职业,而是保证其优越地位的方法。他们不希望应付任何的生活问题,因为他们觉得生活根本就不应该向他们提出问题。这些人是被宠坏的孩子,他们只盼望能获得别人的帮助。也许有一大部分的男人和女人对他们在最初四五年间所摸索出来的方向真正感兴趣,可是由于经济的因素或父母的压力,他们却不得不选择另一个方向,去从事一门他们不感兴趣的职业。这件事情也能证明儿童时期训练的重要性。假如我们在一个孩子的最初记忆中发现他对视觉的事物有兴趣,我们便能推测他可能适合于必须运用眼睛的职业。在职业辅导中,最初记忆是绝不可忽视的。有些孩子也许会提起某人对他说话的印象,或是风吹、铃响的声音,我们由此可以知道他是属于听觉型的,而且可能适于从事和音乐有关的职业。在其他的回忆里,我们还会看到有关动作的印象。这些人比较偏好运动,他们也许对户外工作或旅行的职业比较感兴趣。

人类最常见的努力之一是超越家庭中的其他兄弟,尤其是比父亲或母亲更进一步。这是一种很有价值的努力,我们非常乐于看到孩子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且,假如一个孩子希望在他父亲的行业中胜过父亲,他父亲的经验便能给他一个很好的开始。一个孩子的父亲如果服务于警界,他通常都会有成为律师或法官的野心。假如他的父亲受雇于村里的诊所,这个孩子很可能希望将来自己能当医生。假如父亲是教师,儿子很可能会希望成为大学的教授。

在观察儿童时,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在训练自己从事某种生活中的行业。比方说,有个孩子希望成为教师,结果我们就能看到他带领着一群孩子,在玩学校上课的游戏。孩子们的游戏能让我们看出他的兴趣所在。希望要成为妈妈的女孩子,会喜欢洋娃娃,并培养自己对婴孩的兴趣。有些人以为假如我们给她们洋娃娃,我们会使她们脱离现实,其实她们是在训练自己认同母亲,并从事母亲的工作。她们应该早点开始练习,假如太晚了,她们的兴趣就会固定而不易变更。有些孩子会对机械或技术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假如他们能达成其心愿,这也会成为以后生活中良好职业的基础。

还有些孩子一向不愿意登上领袖的位置,他们总是希望找一个领袖来跟随,这个领袖就是肯收留他作为下属的儿童或成人。这并不是一种良好的倾向,假如我们能降低这种卑顺倾向的话,我一定会觉得非常高兴。如果我们不能消除它,这种儿童在以后的生活中将不能居于领袖的地位,依照他们的意愿,他们会选择小职员的职位,从事一些每一件事情都已经被人预先安排好的例行工作。

在无意中遇见生病或死亡等问题的儿童,对这些事情会有浓厚的兴趣。他们会希望成为医生、护士或药剂师。我相信他们的努力是应该加以鼓励的,因为我发现拥有这种兴趣而成为医生的人,都是早就开始训练自己,并且非常喜欢他们的行业。有时候,死亡的经验还可能以另外一种方式来加以补偿。有些孩子可能希望以艺术或文学的创作来求取永生,有些则可能献身于宗教事业。

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等逃避就业的错误训练,也是从生命早期开始的。当我们看到这样的孩子在以后的生活中躲避困难时,我们必须以科学的方式找出其错误的成因,并用科学的方法来纠正他。假如我们居住在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便能随心所欲获得任何东西的星球上,那么懒惰可能成为美德,而勤劳则为人所不齿。然而,从我们和我们所居住的地球之间的关系来看,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对职业问题合乎逻辑的解答,和常识符合一致的解答,就是我们必须工作、合作和奉献。以往,人类一直是凭直觉来认识这一点,现在我们则是从科学的角度来认识其重要性。

从儿童早期便开始的训练,在天才的身上最为明显。我相信,天才的问题能使我们对这个题目更为了解。只有对人类的共同福利有杰出贡献的个人,人们才称之为天才。我们无法想象身后对人类没有留下丝毫利益的天才究竟是什么样子。艺术都是全体人类精诚合作的结晶,伟大的天才也提高了我们的整个文化水准。荷马(Homer)在他的史诗中只提到三种色彩,而用这三种色彩来描述所有颜色的区别。无疑,人们在那个时代已经注意到更多的色彩差异,但是这种差异似乎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也没有为它们命名的必要。是谁教我们分辨出各种色彩,让我们能称呼它们的名字呢?我们必须说,这是画家和艺术家的功劳。作曲家们也曾经将我们听觉的精密性提高至相当水准。现在我们之所以能够用和谐的音调代替原始人单调的声乐,都是音乐家们所赐,他们润泽了我们的心灵,并且教我们如何训练我们的听觉功能。是谁增加了我们心灵的深度,让我们谈吐幽雅,思想深邃?那是诗人。他们润饰了我们的语言,使之更富于弹性,并适用于生活的各种用途。天才是人类中最善于合作的人,这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在他们行为和态度的某些方面,我们或许看不出其合作能力,但是我们却能从其生命的整个历程中体会到他们是多么善于合作。也许他们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易于合作。他们的道路崎岖难行,路上险阻甚多。他们经常是以有重大缺陷的器官作为起始点的。几乎在所有杰出者的身上,我们都能看到某种器官上的缺陷,因此,我们能得到一种印象,认为他们在生命开始时便命运多舛,可是他们却挣扎着克服了种种困难。我们尤其能注意到他们很早就把自己的兴趣固定在某个领域,他们在儿童时期就开始刻苦地训练。他们磨炼着他们的理性,从而使自己能够接触并了解世界上的各种问题。从这种早期的训练,我们可以断言,他们的成就和他们的天才是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而不是遗传或上苍的赐予。他们努力奋斗,使得后世能分享其余荫。

早期的努力是晚年成功的最佳基础。假如我们让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单独游玩,她开始为她的洋娃娃缝制一顶帽子。当我们看到她在工作时,赞扬她几句,并告诉她怎样才可以把它缝得更好。她受到激励后,会更加努力改进自己的技艺。但是,假设我们叫道:“把针放下来!你要刺到手了,你根本不需要自己做帽子,我们出去买一项更漂亮的!”她会马上放弃她的努力。假如我们在日后的生活中比较这两个女孩子,我们会发现,第一个女孩子已经发展出艺术的爱好,第二个却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事,她会以为她买来的东西一定比她自己做的好。

如果在家庭生活中过分强调金钱的价值,孩子们会只凭收入的多寡来看待职业的问题。这是一种很大的错误,因为这种孩子所遵循的不是他能贡献于人类的某种兴趣。虽然每个人都应该谋求自己的生活,而且忽略了这一点的人也真的会使自己成为别人的负担,但是,只对赚钱有兴趣的人必定会和合作之途背道而驰。假如“赚钱”是他的唯一目标,而其社会兴趣又付之阙如,那么他就没有不能用抢劫或欺诈来获得钱财的理由。即使情况不是这么极端,他赚钱的目标中还包含有少量的社会兴趣,可是他即便已经腰缠万贯,他的所做所为对于别人仍然毫无益处。在我们这个光怪陆离的时代,致富之道何止万千,即使是旁门左道,有时候也会为人带来巨富。对此,我们不必感到惊讶。虽然我们绝不敢说守正不阿、有所不为的人一定能够成功,但是我们却敢断言,他必能使其勇气保持不坠,并不失其自尊。

职业有时候可以用来作为逃避爱情和社会问题的借口。在我们的社会里,经常有许多人利用事业忙碌作为逃避爱情和婚姻问题的方法。一个狂热地献身于事业的男人可能会想:“我没有时间花在我的婚姻上,因此我不应对它的不美满负责。”神经病人对爱情和社会这两个问题更是要想方设法逃避。他们不是回避异性,就是用错误的方法接近他们。他们没有朋友,他们对别人也不感兴趣。他们只是日以继夜地忙着自己的事业,白天想,晚上做梦时也在想。他们使自己长期处于紧张状态之中,结果诸如胃溃疡之类的神经病出现了。现在,他们更可以拿胃部疾患作为逃避爱情和社会问题的借口了。还有些人老是喜欢改变职业,他们一直以为他们能够找到更适合于自己的职业,他们到处游移不定,结果总是一事无成。

对于问题儿童,我们应该做的第一步就是找出他们的主要兴趣。由这一点入手,要比对他们作整体性的鼓励容易得多。如果是未曾找到合适职业的年轻人,或是在职业上失败的中年人,我们应该找出他们真正的兴趣,一面利用它对他们作职业辅导,一面帮他们寻找就业机会。这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在我们这个时代,失业问题是相当严重的。如果是在一个每个人都致力于合作的时代,这种现象是不应该存在的。因此,我相信,每一个了解合作重要性的人,都应该努力消除失业的现象,使每个愿意工作的人都有工作可做。我们可以用增设职业学校、技术学校,和加强成人教育等方法来帮助推行这件事。有许多失业者都是没有一技之长的人。他们中有些人也许对社会生活从未产生过兴趣。社会上有许多不学无术的和对共同利益不感兴趣的人,这是人类的沉重负担。这些人觉得自己屈居人下,不如别人,因此,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罪犯、神经病患者和自杀者大多数是知识程度较低的人。由于他们缺乏训练,他们总是落在别人后面。父母、教师及所有对人类未来的进步和发展感兴趣的人,都应该努力让孩子们接受更好的训练,从而使他们进入成年人的生活时,不致于在分工制度中无法占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