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他人的自我疗愈创造机会

当对严重疾病进行工作时,注意到如下事实是非常重要的:尽管你可能已经听说过利用重塑心灵矩阵、EFT或其他能量心理学技术产生过许多昙花一现的奇迹,但从长期的或严重的疾病中迅速康复是非常罕见的,而且这个过程往往是一个漫长的、涵盖了各种问题和挑战的旅程。

当萨莎从双相情感障碍症/肌痛性脑脊髓炎(CFS/ME)中康复时,她的症状有神奇的效果,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从她开始使用重塑心灵矩阵和EFT,到该疾病彻底治愈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她还使用了多种方法,包括改变饮食习惯、营养补品、淋巴按摩和被称为PSYCH-K的其他能量心理学技术。

对长期的或严重的疾病进行工作的关键是毅力和耐心。那些从这些疾患中康复过来的人得每天都实践这些技术,还得辅之以均衡的生活方式,包括碱性饮食、高质量饮用水、足够的休息、与该病症相适应的运动、膳食补充剂、有规律的睡眠、避免酗酒和嗑药、充足的阳光和减少压力。

注意到如下事实同样重要:作为重塑心灵矩阵的执业者,我们永远不疗愈任何人,我们只是创造机会让人们自己疗愈自己。一个人得承诺对自己的健康负责,有时这可能是一段漫长的旅程。而有些人不愿意作出这个承诺。这是他们自己选的路,而且我们并不疗愈他们。还有些人可能会说他们希望作出这个承诺,但并没有把自我疗愈所需的工作付诸实践。这样的情形为什么会发生有很多原因,我们将在下边处理其中一些。然而,对于那些准备作出承诺的人来说,好消息是使用这些技术一般都能取得良好的进展。

注意到如下事实同样重要:鼓励一个人对他们的健康负责与指责他们生病不同。利用META-Medicine®的知识和新生物学的信息,很容易看到生活压力、心理创伤、信念是怎样造成疾病状态的。但是这属于相对较新的信息,而非常识,它的意图是让人们就他们现在的病症有所启发,而不是让他们感到因为所患的病症而被指责。

进行正确的提问

如下提问强调了当某人正从疾病中康复时产生的常见挑战。并非所有挑战都适用于每个人,但如果你对正在克服某种疾病的某人进行工作,或如果你自己正在克服某种疾病,请做完如下提问,以确定是哪些问题阻滞了康复。

该疾病经过医疗诊断了吗?

首先是进行医疗诊断。确保该疾病已经经过足够的诊断是很重要的(尽管如果你正在等待诊断,你仍然可以使用重塑心灵矩阵)。

正在服药吗?

你可能对药物抱有自己的信念。在西方,我们过度依赖药物,倾向于从我们之外寻求疗愈之道,而不是从我们体内寻求。虽然一些药物(例如用于控制甲状腺的甲状腺素)当然必不可少,但我们的医疗系统主要由唯利是图的制药业主导的。

不论你对药物持何观点,如果你在专业环境下对旁人实践这些技术,在法律上你不得建议人们减少或停止服药。你必须得与医疗干预协同工作,而不是取而代之。问题是,当你开始这项工作时,需要降低药物剂量。例如,一些曾使用过这些技术的糖尿病患者显著减少了他们需要的胰岛素剂量。所以,如下事项是非常重要的:建议受助人先去看医生,确认他们是否需要减少药物剂量,或如果你是在对自己做这项工作,那么经常检查你的水平。

传统EFT可用于副作用、停药后症状以及其他与药物有关的问题(虽然必须首先就这些问题咨询医生)。例如:

“尽管这些药片让我反胃,但我深深地爱并接纳自己。”

“虽然我停止服药后心动过速…”

请注意,有些药物会干扰经络,并使得重塑心灵矩阵难以实施。

疾病的症状是什么?

开始工作的地方之一就是疾病的症状。当然,实际工作中是找出归根结底为什么疾病会出现这一根本问题,但症状是开始这一工作的一个好地方,因为它可以取得立竿见影的结果,或至少使症状更易于管理。对症状进行工作的最好方法是使用传统EFT,例如:

“尽管我有血液凝块,但我深深地爱并且接纳自己。”“尽管我有拖甲状腺……”“尽管我有垫木代谢……”“尽管我有低血糖……”

如果你在从长期的或严重的疾病中康复,建议你拍打症状,每天至少10次。

你也可以通过隐喻更富于创造性地对症状进行工作,特别是当有肉体痛苦的时候。用隐喻将帮助你或你的受助人注意具体变化,或者疼痛或症状是否变化、移动、降低,等等。

简单描述疼痛的形状、颜色、大小、材质、纹理、声音,等等,例如:

“即使我腿后边从上到下这么酸软无力,我依然深深地爱并接纳自己。”“尽管这深蓝色在我胸口旋转着……”“尽管我后背有如针刺……”

当需要长期拍打该问题时,用隐喻来描述症状还将保持你或你的受助人的兴趣点不发生转移。

对康复有负面信念吗?

有时,对疾病的负面信念(或许来自医疗系统)会阻止康复。身体在倾听,特别是当你的信念体系对西方医学模式极度信任的情况下。因此,如果全科医生给了你抑郁症预诊后,请使用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改造记忆。正如萨莎如下展示的,还可以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来清除围绕着诊断的惊恐:

对萨斯基亚的诊断

在萨斯基亚从癌症中康复过来的过程中,我曾在多个场合对萨斯基亚进行过工作。为了治愈,她采用了多种方法,EFT和重塑心灵矩阵只是她用于康复的诸多技术中的两个。当她宣布她已经完全康复了时,我感到很高兴。

几个月后,她向我预订了一次会话。虽然她健康状况良好,她从来没有对诊断的惊恐进行过工作,偶尔老担心癌症复发,因而备受折磨。

在会话中,她谈到了诊断的预备阶段。她将癌症描述为8到12周期间“悬在半空”。这一描述让我非常强烈地感觉到,当她说“半空”时,她实际上指的是“场”。我要求她记起来她在诊断预备阶段的自我图式。当她这么做时,我要求她描述她的场。她觉得那儿充满了灰色烟雾。我们使用了极富创意的可视化,同时拍打她早期的自我。她想象着一个天使用吸尘器把烟雾吸走了!为了让这一切发生,我们要做的是把她的图像带到露天里。

接下来,我们请了一位萨满清洁她的周围,并让里边充满粉红色的薄雾。这花的时间很短,我们两个人都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觉得她是在清除她的场。此图式被通过她的心灵和心脏送往场里。

此后,我们对她收到电话说她有肿瘤时的ECHO进行了工作。她独自靠在家里的沙发上,有趣的是,刚好坐在我通过电话进行工作时她接受会话的位置。她拍打被创伤造成的ECHO,让她释放记忆周围的惊恐。她还引入了一位密友,这样她收到这个消息时就不会是独自一人。她把她的ECHO带到未来,给她展示她实现了彻底的康复。她还在第一张图式中用粉红色治疗薄雾充满了她的场。

接下来的记忆是第2天——萨斯基亚第一次看到了妇科医生,被实际诊断出患有癌症。她再次拍打ECHO,把自己包围在治疗薄雾中,并把她带到未来,让她看到她已经恢复健康。

当我问萨斯基亚需要什么时,她的回答是,她希望被对她的治疗之旅作出了贡献的所有人包围着。我们把她的ECHO带到树林里,在那儿,她的朋友们、治疗师、熟人和家人在她周围围成了一个圈。这项工作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我们把这个圈的一张相当正面的图像送回到场中。对于萨斯基亚来说,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话,她终于能释放诊断带给她的惊恐了。

本次会话结束后,我清楚地意识到,对所有在诊断时受到了惊吓的来访者都做这项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我以前常常对疾病的预备阶段进行工作,但是对于严重的疾病,清除疾病预备阶段的真实场,以及清除诊断周围的能量,都是至关重要的。

学会检视出自己的问题

长期的疾病往往伴随着大量的情绪问题。这些情绪问题可能包括因为不能在经济上作出贡献而觉得被低估、担忧经济状况、社会隔离感、由于社会地位下降而觉得自尊心受损等。你可以使用传统EFT拍打这些感受。但真正的工作是消释你为什么会有这些感受的根源。很显然,这些问题可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如失去住所、收入损失等等。但是,你处理这些问题的方式可能存在问题。问自己如下问题:

“对于这些问题有任何过度的情绪吗?”

“我会进入我早期就受到过教训的模式吗?”

“有什么特定记忆与我早期有关吗?”

如果你找到了特定记忆,那么,请按照通常方式利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消释它们。请使用矩阵回想技术来帮助你调整到任何相关记忆。

你的负面核心信念是什么?

核心理念可以促使健康欠佳或疾病。请使用重塑心灵核心信念矩阵来消释它们。消释和克服负面核心信念是任何治疗旅程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

例如,当萨莎从CFS/ME中康复时,她发现她在奉行“这世界很危险”的核心信念。这个信念影响了她的生理症状。CFS/ME的症状之一就是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HPA轴)过度活跃。如果你还记得第3章的话就会知道,HPA轴关系到我们对压力的感知,并触发肾上腺素。当萨莎消释了教会她说这世界很危险的相关回忆后,她的生理状态也发生了变化。由于要从环境中感知危险,HPA轴通常处于红色警报状态,只有在感知发生改变后,才开始正常地发挥作用,她进而开始康复。

有信念被阻滞了吗?

被阻滞的信念包括如下信念,会阻止你被疗愈:

“我因前世的罪孽而被惩罚。”

“如果上帝真的爱我,那他会治愈我的。”

“医生说我得一直服药。”

“为了他人的利益,我吸引了该疾病并克服它。”

“我永远也好不了。”

“这种类型的伤害永远不会结束。”

“我知道约翰·史密斯有这个病,他病情越来越坏。”

“我被惩罚了。”

“我不配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我吸引或表现出这种疾病,以学习一些宇宙课程。”

“这种疾病以某种方式保护我或其他人。”

再一次,这些信念来自哪儿?你从这些信念中获得了什么人生领悟?在做了所有这些工作后,回到信念的根源(来自你的人生体验),使用基础技术重印这些信念。

有意识的誓言

有时,某人的一个誓言将使他们生病。例如,“我永远不会离开我妻子,因为我的孩子始终在第一位。”

如果发出了这样的誓言,但是与一个人的核心自我或精神路径相抵触,那它可能导致疾病。这时候,可以问自己如下问题:

“究竟为什么会发出这个誓言呢?”

“我在奉行什么样的人生信念、我在其中的角色又是什么,才使得我发出了这样一个誓言?”

“这个信念形成于何时?”

再次,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来改造相关记忆。

有意识冲突

与有意识誓言相似,有意识冲突也可能导致疾病。例如,“我永远也不会离开这个工作,因为它给了我稳定性和安全感,但我真正想做的,是更符合我精神信念的事情。”

同样地,如果你与你的核心信念背道而驰,这可能会使你生病。请以与消释有意识誓言相同的方式来消释这些冲突。

你在破坏你的成功吗?

许多罹患严重疾病的病人的行为方式都是自我破坏的,这样会阻止疗愈。这些方式可能包括吃会加重病情的食物、在需要休息时推动自己做事、在病愈前拼命赚钱,等等。一如往常,你得找出这为什么会发生,并通过改造以往的记忆来消释有关信念。

原发性获益

如果总是罹患长期的或严重的疾病,潜意识里会产生持续病着的理由。这被称为原发性或继发性获益。请注意,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重要的是,鉴于原发性或继发性获益是潜意识的,因此无需责备。

原发性获益指的是,当疾病为某个基本生活目的所需时,身体保持患病状态,继续为该目的服务。例如,卡尔曾经对某个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症/肌痛性脑脊髓炎(CFS/ME)的来访者进行过工作。她在某段关系之初生病了,她的伴侣开始陪伴她,因为她生病所以总陪在她身边。他成了她的主要照顾者。通过对她进行工作,让她释放出让她觉得她需要一个人来照顾她的心理创伤,卡尔发现她能够摆脱该疾病,并离开了这段亲密关系。这并不是说疾病全在于她的心理,而是说她的心理创伤和恐惧将她的生理状态改变到生病状态。

继发性获益指的是疾病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某目的,但这并非生病的主要原因。例子包括:某人只有在生病时才能休息或受到关注这一事实、或生病可能带来某种益处或保险金这一事实。当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消释了隐藏的压力和恐惧后,一个人往往能释放并通过潜意识层面让身体保持生病状态的继发性获益。

如果你是一名治疗师,这是向你来访者提出的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所以只有当你已经与来访者建立了相当和谐友好的关系,并且与你的来访者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才能向他们提出这个问题。关键是要以一种轻巧的、调查性的做法来探索原发性获益或继发性获益的可能性,而不是用试探性的非难来使你的来访者疏远你。如下是引导向原发性获益或继发性获益的一些好提问:

“如果有一个重要的理由来持续生病,那这个理由是什么?”

“如果明天这病没了,你得做什么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吗?”

你无法拯救任何人,但可以带来引导

如果你是一名针对长期的和严重的疾病进行工作的执业者,不要尝试拯救他们。相反,给他们治愈自己的工具即可。

有些人还没准备好踏上这个旅途。不要把个人意志强加给他们,让他们自行这么做即可。如果他们准备好走上这个旅程了,只需以你能做到的最佳方式予以支持即可,反之如果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那就随他们的便。我们从来不可能真正了解别人的精神或生活目的是什么,或许他们的治愈时间还没到——在他们康复之前,有可能是他们需要从中学习更多。

关于这一点,如果你正在对该来访者群体进行工作,请坚持让他们做家庭作业。他们得使用传统EFT每天至少拍打10次,并承诺每周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消释几个记忆。如果他们不愿意照做,那不对他们进行工作将是明智之举。卡尔和萨莎已经对这一来访者群体进行了广泛的工作,只有在来访者自己愿意对自己进行工作的情况下,才看到了很大的成绩。

此外,让你的来访者清楚地明白,在他们感觉更好之前,他们可能会感到更糟。有时候,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消释问题可能意味着当身体释放和调整时暂时会更累。这并不意味着重塑心灵矩阵不起作用。它只是意味着身体需要休息才能治疗和改变。

杰克的衣柜

杰克饱受ME之苦20年了。他是个非常积极的人,有时自行对自己进行治疗,并尝试了各种治疗方法,包括EFT、闪电过程(Lightning Process)和PSYCH-K。尽管他对自己进行了大量的工作,但还是没有根治ME,向我形容说他自己只是达到了70%的康复。

萨莎在与杰克进行座谈后,清楚地发现,他在孩提时代经历了许多心理创伤,尽管他对自己的疾病进行了大量的工作,但这些心理创伤尚未被触及。由于生在一个天主教家庭,而且是非婚生,他很小就被送养后又被收养,还作为一个孩子经受了第2次世界大战的心理创伤。他和萨莎一起在多次会话中针对所有这些心理创伤进行了工作。

接下来,杰克对他童年时生病的记忆进行了工作。他可以想像自己12岁,躺在一张床上,医生告诉他说,他不够健壮,需要更多的爱抚。萨莎和杰克要求他的ECHO把他们带回到他需要爱抚的更早期记忆。他先是把他们带回到5岁时,然后又带回到3岁时的杰克——一个非常孤立的、被忽视的小男孩,迫切需要爱和爱抚,小时候大部分时间被从一个家庭到另一个家庭传递。然而,杰克回忆到,其中有一个家庭有只可爱的牧羊犬。他3岁时的ECHO选择与那条狗一起去海边。ECHO还觉得他会喜欢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和一个父亲般的人物,他与他们在海滩上玩耍,然后把新的记忆带到他的心灵和心脏,并把它发送回场里。这个记忆非常强大、充溢着情感,当该图式被发送到场里时,杰克身体也发生了变化。

他对他5岁时的自我完成了类似的练习,再次创建了一幅家人与那条可爱的狗在一起的图式。然而,在这段记忆的末尾,杰克的ECHO也想知道,他是否可以在任何时候访问家庭和狗。他给小杰克的人生创建了一个移动舷窗——与童话《狮子,女巫和衣橱》(The Lion,the Witch and the Wardrobe)里的衣橱相似的一个衣橱。我们让杰克的ECHO放心,告诉他说他可以在他希望的任何时候步入衣橱的门,与他的“新家庭”待在一起。

当杰克回到他12岁时躺在床上的ECHO时,他现在已经坐了起来。会话快要完成时,他的ECH0想从他的新家庭中获得疗愈支持。新的父亲、哥哥和姐姐进入场景。他们都把他们的手递给杰克,给予他以疗愈支持。杰克的ECHO还想知道以后的事情是否一切顺利。所以,杰克带着他前行,向他展示他成功的职业生涯。他还一起带着他的新家人,这样他们也能为他感到骄傲。

尽管杰克仍然要做许多治疗工作,但从他早期的记忆中清除创伤、创建一个舷窗以让他年轻版的ECHO能体验一致性是他治疗之旅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