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内心的隐痛

重塑心灵创伤矩阵是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技术的一个变种。该技术用于非常痛苦的记忆,如强奸、虐待儿童、折磨、战争记忆、灾难、悲剧,等等。在用于创伤后失调症时,它也是一种最有效的技术。

请注意,你不能对自己使用这种技术,这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你是一名重塑心灵矩阵执业者,具备在此领域工作的经验,你也只能对他人使用该技术。

对于重塑心灵创伤矩阵来说,随后就是重塑心灵记忆矩阵,但有一个重要的调整,你在心理创伤发生后,最后才开始使用该技术,而不是从记忆的开始一直到结束都是用该技术。在事件发生后,对受到心理创伤的ECHO进行工作。如果你在记忆结束时降低了一些强度,然后进入该记忆、序列性地历经它、清除每个峰值的强度就更容易了。

这里提醒一下,如果记忆持续数天或数周,你需要把它分解成若干个记忆,并每次只针对其中一个记忆进行工作。如果你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请从记忆的某个部分开始,然后以你的来访者介绍它们的任何次序做完其余的记忆部分。

在对严重创伤和创伤后失调症进行工作时,最好不要从最严重的记忆开始,除非你的来访者热衷于这样做,最好是让他们体验先消释不那么严重的记忆,然后再处理较大的问题。这会让他们相信技术,构建桥梁。

如果对心理创伤没有有意识记忆,看看如何处理被阻滞的记忆;如果记忆来自早期,请参照记忆回想技术或重塑心灵前意识矩阵。

我们再次强调,如果你经历了或正在经历严重的心理创伤或创伤后失调症,请务必让某位有经验的、有资格的人士来消释你的记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自行尝试该工作,因为可能发生以下两种情况。其一是,由于拍打常常把你对焦于你阻滞的或遗忘的记忆的方方面面,再次经历心理创伤可能让你的症状恶化。其二是,你可能不能达到记忆周围清除强度的相关点,因为你的潜意识和你的ECHO可能在保护你不让某事发生方面干得很不错。但是,请放心,与重塑心灵矩阵的执业者一起工作时你能到达一个宁静的点,不论你曾经历过何种戏剧性的、毁灭性的的人生体验。

消除内心的恐惧

恐惧症的发生是因为我们的潜意识记得我们人生中紧张的或创伤性的时刻,当恐惧的主体后来出现在我们生活中时,就会再次触发恐惧反应。恐惧症只是试图保护我们的潜意识,所以我们通常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们往往害怕蜘蛛,因为我们看到当蜘蛛出现时别人尖叫过(常常是某位密切的女性亲属)。基于我们的人生经历,我们为什么有这些恐惧总是有原因的,我们无需承受暴露疗法的痛苦(让某人直面他们的恐惧),就可以改变我们的潜意识反应。

传统EFT在释放恐惧上是相当成功的。你可以用传统EFT来针对恐惧症症状、抑或甚至是造成恐惧症的早期记忆进行工作。恐惧症工作成功与否通常是通过观看与恐惧症有关的某事物的图式(例如蛇),然后在现实生活中看真实的该物。重塑心灵恐惧矩阵将该工作继续前进了一步。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过程,然而却实现了深刻的结果。

建议你与合作伙伴一起进行恐惧症工作,而不是独立进行。如果你被恐惧触发得非常厉害,你将需要找重塑心灵矩阵执业者来消释它。

步骤1:选择恐惧症 > > >

选择你想要对其进行工作的恐惧症。可以是对任何东西的恐惧。

步骤2:降低强度 > > >

通常,只要提及恐惧症,就会产生强度。采用传统EFT来将该强度的SUDs水平降低3成。

步骤3:重印记忆的起源 > > >

如果受助人还记得他们第一次有恐惧症反应的时候,你将针对该记忆进行工作。如果他们不能,要是记忆被阻滞了,请使用矩阵回想技术,或者,如果该记忆来自早期,请使用重塑心灵前意识矩阵。你也可以从ECHO到ECHO地进行工作,找到记忆中最近的恐惧症事件,拍打该ECHO,并要求被带回到该问题成为问题时的最早记忆。

一旦你到达原始记忆,请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来改造恐惧症。但是,此时不要将ECHO带到心灵中另一个地方,也不要将新图式送入场中。只有在你完成测试工作后才能进行这些工作。

步骤4:通过ECHO测试工作成效 > > >

ECHO为你测试恐惧症。因此,当他们处在一个良好的空间,并已经释放了他们所有的原始恐惧时,让他们拿住蛇,或把他们带到高楼边缘,或敲击老鼠,或任何他们害怕做的事情。如果依然遗留有情绪强度,请拍打他们,或引入新资源,直到他们释放了所有恐惧。

步骤5:在场中创建新图式 > > >

一旦ECHO不再表现出任何恐惧症的迹象,请用他们曾恐惧过的东西创建他们现在感觉舒服的存在。例如,对于幽闭恐惧症,这幅图式可能是在一个密闭空间内,或对于蜘蛛恐惧症,这幅图式可能是在蜘蛛出现的同一空间。请将该新图式发送到矩阵中。

步骤6:清除任何相关记忆 > > >

接下来检查是否仍然有相关记忆遗留有尚待清除的强度。例如,如果原始创伤是当妈妈看到蜘蛛后尖叫时产生的,那进一步的创伤可能是当有人把蜘蛛放入受助人背部时产生的。要求受助人回想起任何可能已经产生的进一步创伤,并重复如上步骤。请注意,清除原始创伤周围的强度可能意味着后续创伤不再有负面的情感共鸣,因此该步骤可能并不必要。

步骤7:在现实生活中测试 > > >

当所有相关回忆都没有共鸣时,在现实生活中测试,先用一张图式进行测试,然后用真实事物进行测试,如果可能的话。

如何治疗过敏症

过敏症相当复杂,可能源于过于酸性的体质或肠道菌群失调,后者可由不良的饮食习惯和抗生素引起。然而,过敏症的本质也可能源于情绪。和恐惧症一样,过敏症也是身体对它误认为危险的东西作出的反应。往往会出现的情况是,一个人正在吃什么东西,这时发生了什么让他感觉有压力的事情,身体就会把食物和危险或压力联系起来,并开始认为该食物危险,进而抗拒该食物。诸如此类的例子有:一位女士在吃桔子时发现她父亲过世了,从此对桔子过敏;另一位女士在大学时代非常不快乐,总是在吃奶酪,从此对奶酪过敏。

多年来,卡尔和萨莎使用EFT和重塑心灵矩阵已经帮助许多来访者和EFT学员解决了他们的过敏症。本书就有一个这样的例子,讲的是一次30分钟的会话就解决了一种危及生命的咖啡过敏症。

关于过敏症的另一件事是,过敏症有很强的场。这些场往往基于恐惧,所以一开始只是轻微的过敏,之后每当你有过敏性反应,过敏症就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因为心灵将消息发送给身体,告诉身体说该物质是有害的,这样过敏症的严重性就会越来越糟。

此外,过敏症可能与信念有关。萨莎在刚开始接触EFT和重塑心灵矩阵时,有超过20种过敏症。事实上,当她第一次师从卡尔进行EFT培训时,她不得不住在自助公寓里,而不是与其他学员居住在一起,因为如果她不自带食物,她根本就没法参加培训课程。

如果你的过敏症在其本质上是完全情绪性的,那使用重塑心灵矩阵可以很容易地消释它。如果你的过敏症是生理性的——例如,如果你的体质呈过度酸性或肠道菌群受损——你仍然可以使用这些技术来消释关于严重过敏症反应的任何负面记忆,这可能会减轻你的症状。

请注意,如果你有过敏性休克(这是一种严重的、危及生命的过敏性反应),请不要自行尝试这些技术,而是应该寻求合格的、有经验的重塑心灵矩阵执业者的协助,因为拍打相关记忆可能重现过敏症症状。

步骤1:确定过敏症 > > >

确定你想对其进行工作的过敏症。如果你有超过一种过敏症,请每次只针对其中一个进行工作。过敏症可能是基于食物或物质的,或基于宠物、化学物质,等等。

步骤2:确定你关于过敏症的第一次记忆 > > >

如果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有过敏性反应的时候,请对该记忆进行工作。此外,请对该阶段周围的有压力记忆中的任何心理创伤进行工作。

如果你不记得你的第一次过敏性反应,如果记忆被阻滞了,请使用矩阵回想技术;或者如果该记忆来自早期,请使用重塑心灵前意识矩阵。你也可以从ECHO到ECHO地进行工作,找到记忆中最近的过敏症事件,拍打该ECHO,并由此找到被带回到该问题时的最早记忆。

步骤3:重印过敏症的原始记忆 > > >

一旦你找到了原始记忆,请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来释放过敏性反应的强度。请确保你拍打ECHO,直到受助人释放了原有的过敏性反应。

接下来,重新创建一个新记忆,在这个新记忆中,ECHO咽下过敏原或与过敏原进行接触,而过敏原不再引起反应。

通过心灵发送带有原来过敏原的、ECHO平静的正面图像到每一个体细胞(这是一个重要的步骤,所以慢慢来)、心脏,然后到场中。

步骤4:在过敏原周围重印任何进一步的或创伤性的记忆 > > >

如果在过敏原周围有进一步的记忆,例如强烈的过敏症反应、由于过敏症反应而错过的特殊事件、由于过敏症反应而变糟的记忆,等等,请按照通常方式重印它们。

步骤5:考虑清除场 > > >

有时如上步骤足以防止过敏症复发。但是,有时你还得清除过敏原的场。使用21天的场清除技术并同时使用设置乐句“尽管我并不总是能吃/喝/吸入/触摸[过敏原],但我深深地爱并且接纳自己。”是非常有用的。

例如:

“尽管我并不总是能吃桔子,但我深深地爱并且接纳自己。”

步骤6:测试工作成效 > > >

以通常方式测试工作成效是不可取的。建议当生活中发生了过敏原时测试工作成效,而不是为了进行测试工作而专门去寻找它。如果你使用的是场清除技术,在21天之前,绝对不要测试过敏原。如果过敏原是某个带来严重反应的物品,请无论如何绝对不要进行任何测试。

别让生命卡在了前世

如果你已经准备好对前世问题进行工作,或如果它们出现了,那么可以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来消释它们。卡尔和萨莎对前世工作有其个人看法,相信无需回到前世就可以对前世这一生做许多工作,并相信如果你继续回到更前边的前世,那对自己进行该工作能成为一个无底洞。似乎如果不消释前世的主题,那它们总会在今生发生,所以在今生对它们进行工作并消释它们是大有裨益的。

然而,这只是卡尔和萨莎的个人观点,他们尊重那些进行前世追溯的人。此外,他们都已经对许多在治疗会话过程中提出了他们前世问题的来访者进行过工作,因为他们在提出的任何问题方面都有其工作方针。因此,如果前世出现了,那对它们进行工作就好了,如果你已经以某种方式或程度对它们进行了工作,重塑心灵前世矩阵将增强你用于对你自己和来访者进行工作的工具。

步骤1:确定心理图像或记忆 > > >

回想起你想改变的前世心理图像或记忆。

步骤2:步入心理图像 > > >

按照通常方式工作:把自己介绍给ECHO,告诉他们你是谁,拍打ECHO,并询问他们在给定情形下有何感受。

步骤3:确定人生教训 > > >

这种情形让你有什么人生教训?检查你是否仍旧在故事重演。

步骤4:消释 > > >

释放心理图像或记忆周围的所有负面能量。如果必要,请带入新资源,让事情按照ECHO的需求上演不同版本。

步骤5:在场中创建一幅新图式 > > >

把前世的ECHO带到他们自行选择的地方。把新图式带着通过头脑,带到细胞周围,并通过心脏。

步骤6:测试工作成效 > > >

检查原始的记忆或心理图像,以确定共鸣是否发生了改变。如果需要做更多工作,请返回到步骤4。

别对未来害怕

重塑心灵矩阵并不局限于过去发生了什么。你可以用它来塑造你的未来。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

首先,当你对未来心怀恐惧时,你可以使用重塑心灵矩阵。

重印负面的未来心理图像

你有没有在你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放映过想象中的电影,其中发生了你恐惧的事情?有时候我们排练毁灭性的未来,这只会加强我们对负面遭遇的吸引点。但是,在西方社会里,对未来的恐惧是如此地被社会所接受,以至于它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我们频繁地问自己:“如果……,会怎样?”,然后在脑海中放映出可能产生的负面结果。

如果你还没有注意到自己或他人这样做,请尝试一项实验。下周随意观察常见的、负面的、对未来的关注是如何影响你自己以及你周围人的生活的。在公共汽车上、工作中、电视上听听。你可能会讶然于这种行为居然如此频繁。

所以,如果你发现自己在想象最坏的情形,请使用重塑心灵记忆矩阵(如果它是有开头、中间和结尾的一个特定的、被想象的事件)或重塑心灵场景矩阵(如果它只是一个单一图像) ,并将想象的场景和图式更改为更具支持性的正面图式。

你也可以要求你的未来自我把你带回早期记忆(这个记忆会提醒你这种恐惧),而这可能是访问围绕着这个你以前不容易访问到的主题的记忆的一个好方法。例如:

珍妮:我一遍又一遍地构想:我的男友保罗离开我了。
萨莎:当你这么做时,你有没有想到一个清晰的心理图像或场景?
珍妮:有的,每次都是同样的。保罗低着头走开,我蜷缩成一团,哭泣不止。
萨莎:好的,拍打你的KC穴,跟着我重复3次:
“尽管我可以看到保罗离开我,但我完全地爱并接纳自己。”
珍妮:这让我胸口感到极大的恐慌。
萨莎:你给它评多少分?
珍妮:10分。
珍妮跟着萨莎拍打,直到降低到2。
萨莎:你能看到自己未来蜷缩成一团的图像吗?
珍妮:能。
萨莎:步入图像,让她知道,你是到哪儿去帮她感觉更好的,如果她觉得还行,请开始拍打她。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珍妮:她说她不够优秀,这就是保罗为什么离开她的原因。
萨莎:让她带你到一个提醒你这种情况的早期记忆。
珍妮:我不敢相信——她带我到我14岁时,我被一个叫詹姆斯的家伙给甩了。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记起来过。
萨莎:问她如果你拍打她的话,她是否感觉还行。让她知道你来自未来,是去帮助她让她感觉更好的。她现在感觉如何?
珍妮:她心里有一块黑色的悲伤。
萨莎引导着珍妮做了几轮“尽管你心里有这黑色的悲伤,……”,同时萨莎拍打珍妮,而珍妮想象着拍打她年轻版的自我。
萨莎:现在问她需要什么。
珍妮:她想要一个男朋友和待在一起一会儿。她之后数天或数周一直被人抛弃。
萨莎:她想要一个新男朋友?问她希望跟谁在一起。
珍妮:有个很酷的家伙,名叫杰兹,她想跟他在一起。
萨莎:让这一切上映好吗?
珍妮:是的。
萨莎:当她感觉高兴时,请让我知道。
萨莎继续拍打珍妮,同时珍妮让新景象展现在眼前。
珍妮:啊,她与他在一起度过了不错的时光。
他们把他俩的图像发送到珍妮的心中,并通过她的心脏,再返回送入场中。我们测试珍妮被詹姆斯拒绝的原始记忆,发现已经被她与杰兹在一起的记忆取代了。
萨莎:好的,现在你有她与杰兹在一起的图式了,拍打她,问她你是否需要去其他地方。
珍妮:她把我带回到我6岁的时候。我爸爸刚刚遗弃了我妈妈。
萨莎领着珍妮完成一次会话,在会话中,珍妮拍打她年轻版的自我,而她的父亲留在家里,和她的妈妈一起解决问题,而不是气愤地离开。珍妮还曾以为他们是因为她不够优秀才起争执的。新图式以通常方式被送入场中。
萨莎:好的,回到你的未来版自我。
珍妮:哦,这真是惊人。她与保罗面对面坐着谈话。他们看起来都栩栩如生。
萨莎:你能回到她哭泣不止、保罗离开的原始图像吗?
珍妮:不,它不存在!它完全消失了!

因此,我们对未来的恐惧通常被我们以往的经历激化,让我们心怀恐惧的未来版自我把我们带回这些经历产生的那一刻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些问题。

从量子物理学的角度来看,有无穷无尽种可能性的未来在等着我们,通过重印一个正面的未来,我们更有可能走向它、吸引它。

从正面的未来图像中学习

另一个强大技术是访问一个正面的未来版自我,并询问他们受助人为了创造一个正面的未来需要做些什么。如果有人正在克服长期的或严重的疾病,需要了解他们该怎么做才能有所好转,那采用这个技术是很好的。该技术涉及构想一个正面的未来版自我,步入该图像,未来版自我拍打现时的你,让你知道需要做什么以进行改造。

乔纳森和金钥匙

乔纳森已经染病20年。萨莎曾对他的许多人生创伤进行工作,有些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一次会话中,她建议他去和他的未来版自我(已经治愈了)会面,问他现在还需要做什么,才能达到未来版自我的状态。

乔纳森这么做了,他的未来版自我拍打了他,同时告诉他他需要做什么。他说,他必须要学会忍耐,接受他的情况,并停止与疾病作战。

未来版自我给了乔纳森一把金钥匙,他们还一起走过了一扇金色的门。这门是健康之旅的开始。

本次会话并不是乔纳森治疗过程的结束,仍然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但访问他的未来版自我给了他他将来会健康的希望,是他疗伤之旅的重要组成部分。

改造前意识记忆

重塑心灵矩阵可用于改造前意识记忆(早期生活的回忆,其中,你没有任何有意识回忆),重印整个出生过程。重塑心灵前意识矩阵用于对发生在子宫内、出生过程中、早年的心理创伤进行工作。除此之外,重塑心灵出生矩阵特别用于重印出生过程。

该协议用于当你对某个特定事件没有有意识记忆、但对曾发生过某事有点感觉或认知的情况。包括可能发生在子宫内、在前意识中或童年早期的大量事件。可能是别人告诉你发生了的事件,如童年早期的一次手术,或在任何年龄时某位近亲辞世。对于一些人来说,它更像是在子宫内或童年早期发生了某事的感觉,还可能包括:童年早期觉得不被需要、小时候父母争吵、被宝宝感知到但并不明白的家庭创伤或不幸,以及母亲怀孕时饮用、吸食或服用药物。这些事件在场中留下干扰和中断,导致信念的印记。重塑心灵前意识矩阵可以改变这些。

步骤1:确定问题所在 > > >

例如:

“我小时候不可爱。”

“我尚在襁褓中时,父亲就去世了。”

“我还是个小毛孩时,家里出了很大的不幸。”

步骤2:全局地拍打该问题 > > >

让你的受助人开始使用如下全局设置乐句先做几轮,例如:

“尽管我小时候不可爱,但我完全地爱并且接纳自己。”

“尽管在我尚在襁褓中时父亲就去世了,但是…”

“尽管在我还是个小毛孩时家里出了很大的不幸,但是…”

这将开始从矩阵中带入问题周围的一些能量或情绪。

步骤3:确定该问题周围的能量 > > >

询问受助人关于该问题他们把能量持留在身体何处。

他们哪儿觉得最难受?

它呈什么颜色、形状或声音是怎样的?

它是什么质地的?

它是什么做成的?

如果受助人的感觉很激烈,他们可能已经与ECHO关联在一起了。如果真是如此,指示他们走出ECHO,从外面看图式,然后前进到步骤5。

步骤4:进入前意识记忆 > > >

当受助人对焦于他们体内的能量时,要求他们回到他们的最早记忆。他们能看到、感受到、听到什么?如果在子宫内,颜色、感觉、或情感有可能会感觉到是在子宫内。如果记忆是受助人出生后的,有可能是语音或声音、气味或味道。要求他们全面地描述他们所看到的、感觉到的或听到的。

步骤5:指导你的受助人开始拍打他们记忆里的ECHO > > >

指示你的受助人让他们的ECHO知道,他们来自未来,是去帮助他们摆脱他们正经历着的压力感受的,并检查他们允许被拍打。如果ECHO尚不会说话,你的受助人将凭感觉判断拍打他们是否可以。你的受助人可以在想象里以拍打幼儿ECHO相同的方式拍打子宫内的胎儿。当你拍打受助人时,指示他们开始拍打他们的ECHO。

步骤6:确定ECHO感觉如何 > > >

指示你的受助人询问他们的ECHO他们感受到怎样的情绪。再次说明,如果ECHO尚还不会说话,你的受助人将凭感觉判断拍打他们是否可以,而无须ECHO说出来。询问ECHO情绪是什么颜色的,然后指示受助人开始拍打他们的KC穴,同时你拍打你受助人的KC穴。对ECHO实施传统EFT。例如:

“尽管你心里有这黑色的悲伤,你依然完全地爱并接纳自己。”

“尽管你胸口有这红色的愤怒……”等等。

继续,直到ECHO释放了感觉。

步骤7:引入新资源 > > >

指示你的受助人询问他们的ECHO需要什么,以让他们在该局面中的感觉有所不同。如果他们觉得没有人爱他们,他们可能需要从其他地方带入一些爱,或邀请别人来治愈他们的父母,这样他们就能给ECHO需要的爱。如果ECHO感到不安全,他们可能需要一个天使或精神人物来帮助他们感到安全,或他们可能只需要被包裹进一块舒适的毛毯里,或从外部资源中给他们一定的力量。如下有一些恰如其分的例子,和所有的重塑心灵矩阵工作一样,答案将来自于你的受助人。

在整个过程中,鼓励受助人继续拍打他们的ECHO,同时你拍打他们。整个改造工作往往是悄无声息地进行的。

步骤8:带ECHO到不同的地方(如果合适的话) > > >

将ECHO带到不同地方的一般步骤可能不适用于在子宫内的胎儿,但仍然适用于儿童的有意识记忆。通常,胎儿不希望被从子宫中取出,但该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于,子宫内的能量发生了变化。因此,如果工作开始时颜色暗沉、情绪呈负性,你需要达到如此地步:让ECHO觉得子宫是一个安全的、培育生命的地方。

就像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技术中一样,胎儿可以自行选择去某个地方。允许他们以选择一个感觉安全、在情感上予以支持的地方,例如婴儿床、一支玩笔、母亲的怀抱、紧靠在家庭宠物旁,等等。也同样可以是童话或故事里的某个地方。

步骤9:改变心灵中、细胞里、心脏里、场中的心理图像 > > >

当ECHO处于良好的情感空间中时,将心理图像送到心灵中、细胞周围、进入心脏,最后进入场中。

步骤10:测试工作成效 > > >

通过检查原始的问题——例如,要求受助人说:“小时候没人喜欢我”,并确定这是否仍然遗留有负面共鸣——来测试工作成效。可能同一主题周围有更多的有意识记忆,因此,继续处理,直到断语不再有负面共鸣。

约翰的手术

萨莎通过电话对约翰进行工作。他在41岁时发现自己在18个月时曾经历了疝气手术。手术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当时他对儿科手术的理解还相当有限。对于约翰来说,这次手术是一次非常痛苦的经历。在手术过程中和手术后,他一直被捆绑着,他的父母几乎不能接近他。他妈妈告诉他说,他的哭喊声响彻医院附近,而且对于所有涉及的人来说,他的哭喊声都很是凄惨。

虽然约翰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觉得这解释了他整个生命里很多的行为和情感。

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EFT执业者,此前曾试图利用传统EFT消释这个记忆,但他却无法访问到与该记忆相关的任何情绪。然而,当他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时,他的腹股沟有隐痛感,前额有蹙起的感觉。

为了帮助他访问记忆,我建议他拍打他腹股沟的隐痛。他形容这是一个“黑色空洞”。他很快就能联系到与该疼痛有关的无助和绝望。

我要求他回到过去该疼痛初次出现的时候,他很快就想起了自己18个月时非常清晰的心理图像。他年轻版的自我被绑在医院的病床上,陷入深深的恐惧中。约翰一边拍打现时的自我,一边拍打他18个月大的ECHO。ECHO在头部、脸部以及腹股沟周围体验着黑色的恐惧,约翰也能感受到这种恐惧。约翰拍打他自己和他的ECHO一会儿。恐惧感很快变成了愤怒,从中解脱出来的方式逐渐变得清晰起来:把约翰的ECHO从捆住他的肩带中解救出来。他选择让他父亲进来,并把他解救了。此时,约翰和他的ECHO被激怒了,我鼓励约翰继续拍打他的ECHO,同时他们都释放出了他们压抑已久的愤怒和沮丧。

约翰的ECHO的问题之一是,他用沉默来表达他的愤怒,所以我们一边拍打一边说:“尽管你听不到”,这释放了约翰的ECHO经历的失语。

我们问ECHO他是否希望别人和他一起待在屋子里,他选择了一个天使在那儿全程保护他。他还希望他母亲在那儿,我们花了点时间和天使以及他父母在一起,同时拍打,以帮助他释放他经历的“极度惊恐”的感觉。

约翰从该情况得到的教训是“人们不安全”,虽然他是一个非常开朗、热情、以人为本的人,他仍然觉得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抱有这种信念。我们拍打了他ECHO心脏部位“人们不安全”的能量。

当强度被释放时,约翰把他的ECHO带到海边,在那里建沙堡,享受乐趣和自由感。图像被按照通常方式投射回场中。

在检测工作成效的过程中,当约翰看到年轻版的自我躺在医院里时,仍然有一丝悲伤。我们把悲伤拍打了几轮,然后约翰说觉得心理图像很宁静。不过,我有一种感觉,仍然有一些有待消释。我们约定的会话已到了指定的结束时刻,所以我要求他在48小时内回来向我汇报,只为了检查结果到底如何。

约翰在会话后有一些有趣的经历。首先,非常激烈的愤怒感充溢着他全身。当他躺下开始拍打时,他感到创伤感从他体内释放出来,他的整个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在之后的24小时里,愤怒感持续充溢着他。稍后我们在讨论时得出的结论是,在ECHO被拍打后,他没有给ECHO足够时间来充分表达他的愤怒。

约翰家里把强烈的情绪视为不适宜,约翰意识到他让他自己和他的ECHO冷静了下来,而不是让愤怒得到充分的体现。因此,他把ECHO一直以来为他持留的能量带入他自己体内了。

几天后,我把约翰带回到床上他年轻版的自我形象,他发现,ECHO仍被绑着,而且非常愤怒。他说他看上去就像一个有一张愤怒的脸的卡通漫画。他拍打了他,同时轻轻地安慰他。他告诉他说,他有权利愤怒,并说发生在他身上的事错了。他告诉他说,只要他愿意,他可以以任何方式表达他的愤怒,并说他会为了他而待在那儿。

他的ECHO撕毁了肩带,尖叫着捶打了一阵子。在此过程中,约翰一直都在鼓励他、安慰他。

在此之后,约翰的ECHO变得扑朔迷离,所以我们继续拍打弥留在他脸上的黑色的、扑朔迷离的能量。我们还邀请天使回来。约翰向他的ECHO解释说,就像他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人们试图减轻他的疼痛。当他给了他的ECHO大量的爱和安慰,该记忆周围的所有能量都得以消释时,ECHO选择去约翰和天使的翅膀下边。

在翅膀下边待了一阵子后,约翰说,他和他的ECHO都觉得满足了,但他们都被从源头断开了。他带来了所有曾爱过他的人,他们围在他和他的ECHO周围,在明亮的光芒下给他们洗澡。然而,约翰和他的ECHO仍然无法接近这些人给他们的爱。他觉得他前额上有一块阻滞,那是从源头断开的一块黑色能量,天使选择去除它,同时我们拍打它。它一被去除,约翰和他的ECHO就能感受到周围人的爱,这幅心理图像被通过心灵传送到心脏,又按照通常方式传回场中。

会话结束后约翰感受到巨大的宁静和连通感,当他看着自己在医院病床上的图像时,它已经完全改变了,而且他的ECHO从床上坐了起来,面色平静。

重塑我们的出生体验

和改造前意识记忆一样,我们也可以印记整个出生体验。该协议由沙龙·金创立,来自她在愈合方式上跨断面的训练,包括合并了出生和早年的各种技术。她把这些与重塑心灵矩阵结合在一起,以新创一种方式来改造我们的出生体验。

沙龙提供专题研讨会,展示我们的出生故事会如何影响我们目前的生活。在她的著作中,她强调了受精、我们在子宫内的时间、我们的出生、前6年为何是如此这般的一个关键时刻,以及在此期间我们的信念体系是怎样形成的。关于自然分娩和母婴纽带的重要性,也有一大堆的科研成果。

利用重塑心灵出生矩阵协议,围绕着出生和纽带的所有问题都可以得到消释和转化。围绕着出生的其他问题(例如收养、失去一个孩子、不育、妊娠、外伤性分娩的记忆,等等)也可以被消释掉。

重塑心灵出生协议背后的科学

研究表明,怀孕和分娩经历会影响孩子及大脑的发育。在怀孕期间,母亲对环境的感知通过胎盘以化学方式传递到婴儿。婴儿也受到与父亲的体验的影响。布鲁斯·立顿的DVD 《信念的力量》出色地证实了这一点,其中一个摄像头显示了,当婴儿父母开始争吵时,婴儿在子宫内受惊跳起。

在怀孕阶段,大脑经历了一系列发育。在前3个月(孕早期),形成与学习行为有关的爬虫脑。在接下来3个月里(孕中期),形成与情感有关的缘脑。在第3个月里(孕晚期),形成与语言和思维有关的新皮层。在出生后第一年内,前额叶皮层形成,它负责孩子的文明思想。它由孩子的环境和生活经历塑造。

慢性的或持续持留的情绪会影响大脑发育,不论是在怀孕阶段还是在分娩后。如果母亲生活在恐惧中,那么胎儿的爬虫脑就比正常情况要大,具有更强的生存意义。战斗或逃跑也会更容易被触发,注意力广度将受到损害,因为孩子会不断扫描环境,寻找危险。因此,注意力集中度将受到损害,智力也会受到影响。孩子更可能成为暴力少年。

另一方面,如果孩子在一个充满爱和支持的环境中长大,则前额叶皮层和新皮层的发育很可能产生更高的智力水平。

如果一个孩子来到世上,没有人爱,或者没人想要他,他很可能从小就有很多负面的核心信念。这些信念可能包括“这个世界不安全”、“没人想要我”、“我不够优秀”、“我不可爱”、“我毫无价值”、“我没出息”、“我不想待在这儿。”这些信念持续贯穿整个孩提时代和成年时期,可能导致诸如抑郁症、儿童和成人自杀、侵略和暴力、虐待、疏离感、精神失调、高度焦虑症和担忧等问题,以及湿疹和皮肤问题。

理想的出生经历

黛比·泷川(Debby Takikawa)在她的开创性纪录片《婴儿想要什么》(What Babies Want)中概述了分娩过程的重要元素,而我们贫乏的西方临床分娩过程缺乏这些重要元素。

在宝宝出生后,结合本能(bonding instinct)把宝宝体内的扣带回唤醒。它是大脑边缘系统的一部分,与情绪信息和攻击行为的控制有关。许多事物唤醒并培育扣带回(cingulate gyrus),如哺乳、抱住婴儿、与母亲的眼神交流、听到母亲的声音。但是,自出生后,只有一小段时间能自然而然地发生这一切。

理想的出生应该发生在家里,家人都在旁边,感觉被予以支持。父亲或另一位家庭成员应该在场,以接住婴儿,把它放到母亲怀里。还应该有与母亲的眼神交流和情感纽带。如果你在西方出生,现实很可能与此截然不同。但是由于有了重塑心灵出生矩阵,你可以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出生体验,并释放你出生时的心理创伤。

重塑心灵出生矩阵协议与基础技术的差异

重塑心灵出生矩阵和基础技术(亦即重塑心灵场景矩阵和重塑心灵记忆矩阵)之间有一些关键性的差异。首先是,当使用该技术重印某个人的出生时,包括有一个步骤是检查是否存在来自前世的、有待解决的任何问题。正如在第8章中说明过的,我们通常并不总是寻找这些,但是在沙龙发展出该协议的工作中,她认为这是一个必要的步骤。考虑到她对他人使用该协议时取得的伟大结果和反馈,在此问题上她的观点得到他人的高度尊重,因此对前世的工作保留为该过程的一部分。

还有第2个差异,也与重塑心灵矩阵的关键原则相抵触。当涉及ECHO的真正重生时,尽管在游离状态下如常地对ECHO进行了所有工作(从外边拍打ECHO),受助人依然与他们的ECHO关联在一起(受助人在ECHO身体内部,并通过他们的眼睛看世界)。然后,ECHO和受助人在关联状态下一起体验重生。

当萨莎和卡尔第一次亲眼目睹沙龙以这种方式工作时,就被该协议迷住了,但不知道它是ECHO的重生过程必不可少的。后来他们3人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讨论。沙龙解释了这背后的科学。她相信,为了激活大脑中的化学物质(以往的创伤性分娩经历几乎不可能激活该化学物质),受助人需要与ECHO关联在一起。卡尔和萨莎不同意这一观点,觉得如果ECHO持留着创伤,重印ECHO的诞生将足以在受助人体内引发这一化学反应。对于ECHO疗愈心理创伤时在体内发生的这一化学变化,他们都已经非常熟悉。

萨莎在讨论后进行了实验,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对她能找到的所有人使用了重塑心灵出生矩阵!她发现,似乎沙龙是正确的,在重印出生的过程中,关联是必要的。没有它,结果并没有那么强大。因此,尽管它违背了重塑心灵矩阵的基础,与ECHO的关联依旧是该协议的一部分,因为我们感兴趣的是结果,而不是僵化的格式。

开展重塑心灵出生矩阵时,要注意以下几个步骤:

步骤1:在子宫内找到一个ECHO > > >

如果知道在分娩过程中发生了什么,那使用该技术就最容易了。如果对分娩过程一无所知,只是意识到出生促成了一个人现在的某些负面感受,那就涉及更多的技巧。

如果对分娩过程一无所知,只觉得那是一种分离、隔离或放弃,那么,受助人调整到那种感觉。然后,执业者问一连串的问题,以跟踪感觉直到回到子宫。例如:

执业者:你5年前不再有这种感觉了吗?

来访者:是的。

执业者:那10年前呢?

来访者:肯定。

执业者:你20岁出头时有这种感觉吗?

来访者:我想是。是的,肯定没错。

执业者:十几岁的时候呢?

来访者:是的。

执业者:当你10岁时,你有这种感觉吗?

来访者:是的,我有过。

执业者:你5岁的时候呢?

来访者:肯定。

执业者:你还记得,你2岁时感受到过吗?

来访者:是的。

执业者:你在子宫内时有过这种感觉吗?

对于一名熟练的执业者来说,这一连串问题往往引导着来访者返回到子宫内的ECHO。此时,来访者通常会与ECHO关联在一起。在此阶段这么做还没有帮助,因此鼓励受助人从ECHO外边清晰地认识到自我,只有在该协议接近尾声时才需要关联。

在子宫内找到ECHO的替代方法是使用矩阵回想技术或重塑心灵前意识矩阵从ECHO到ECHO地工作。

步骤2:拍打在子宫内的ECHO > > >

一旦在子宫内有了ECHO的图式,受助人想象着拍打ECHO。想法是改变他们在子宫内的感受。例如,改变子宫的形状或大小,以提供更多的空间,使子宫更安全,或拍打子宫可能有的任何焦虑。

步骤3:确定人生主题 > > >

找到一种与ECHO交流、以检查他们奉行怎样的人生主题的方法是大有裨益的。例如,如果ECHO从母亲那儿捡拾到压力、焦虑、不想要他们等等事实,他们可能会没有价值感或归属感,即使是人生的如此早期阶段。请通过拍打他们来帮助他们释放他们的感受。

步骤4:访问前世 > > >

检查前世是否奉行该人生主题。可能有前世的记忆闪回或图像。如果有,请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来消释它们。

步骤5:重新检查子宫内的ECHO > > >

返回到子宫内的ECHO。检查是否需要做其他任何事情来帮助他们觉得待在一个良好的空间里。

步骤6:让来访者与ECHO关联 > > >

当ECHO处在一个良好的空间,能顺利地进入世界时,来访者变得与他们关联在一起(通过他们的眼睛看世界)。

步骤7:重印ECHO的出生 > > >

来访者/ECHO体验重生过程。此时,执业者只在出现了任何负面情绪的情况下才拍打来访者。否则,重生过程只引导冥思,而没有拍打。建议婴儿出生后把它放在母亲肚子上,母亲或父亲帮助他爬到乳房,然后,一旦哺乳,婴儿就与母亲通过5种感官接触,尤其是眼神交流。

步骤8:把新图式送入场中 > > >

以通常的方式,把出生的新图式带入心灵,送到细胞周围,带入心脏,再送入场中。

步骤9:测试出生周围的原始感受或图式 > > >

当他们准备好后,要求你的受助人睁开双眼,回到现时。以通常方式,通过将出生的图式或感受带入心灵,来测试工作成效。如果在出生周围或子宫内有任何未消释的方面,请回去,按照通常方式消释它们。

步骤10:检查最初6年中出现的问题 > > >

在本次或以后的会话中,检查是否需要对最初6年做任何进一步的工作。

完善重塑心灵出生矩阵

和所有重塑心灵矩阵技术和协议一样,这项工作由来访者和ECHO引导,如果他们在任何阶段感觉不适,他们有权跳过去,或者改编该协议。

该技术有很多深远的考虑。例如,有时ECHO和来访者希望被他们的养母分娩。其他时候,ECHO和来访者拒绝乳房,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将要被抛弃、被别人收养,所以觉得以这种方式与母亲结合在一起不合适。

卡罗琳的出生创伤

执业者:沙龙·金

卡罗琳有2个可爱的男孩,卢克和杰米。在我们的第一次会话时,她又怀着第3个孩子到34周了。她前两个儿子都是创伤性分娩。她感到两人的分娩都很慢,都被诱导了。两人都需要诸多的医疗干预。卡罗琳和她的2个孩子离开医院时都被震惊、受到创伤了。她挣扎着以母乳哺育她的儿子们,这让她感到失败。她担心第3次生育将和前两次一样颇具创伤性。

我们的会话一开始,就针对释放围绕在第3次分娩周围的信念和恐惧进行工作,然后我们对卡罗琳第一个儿子,即卢克的分娩进行工作。她能清楚地连接自己那个时候的ECHO。由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又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毫无控制能力,她感到很恐惧、很无助。我问她,她是否想请某人帮她感到安全、放心。一个天使出现在她面前,在天使的帮助下,我们能够对卡罗琳的ECHO进行工作。当我们拍打时,我们对ECHO解释发生了什么。我们拍打监视器上宝宝的心跳声,它不停地发出嘀嗒声,造成更多的焦虑;在海滩上,这成为了海浪可爱的、令人放松的声音。

在分娩过程接近结束时,卡罗琳觉得她已临近分娩阶段,但助产士告诉她,她只是6厘米扩张的15分钟前,这样至少还有2个多小时的强烈收缩,这导致卡罗琳有了硬膜外阻滞,尽管结果是她已经10厘米扩张,无须它就可以分娩了。我们拍打她的沮丧和愤怒,因为她错过了体验实际出生的机会,以及人总会错过事物因而不可信这一信念。

一旦我们对ECHO进行工作,以释放围绕着这一事件的所有情绪,我们就能把卢克和卡罗琳通过自然分娩体验带回到它本应如此的方式。在分娩前,卡罗琳能够拍打卢克的ECHO,为他的旅程做准备,让他觉得她有多爱他。她向他展示了他现在年轻可爱的样子,然后我们引导他走向世界,天使和卡罗琳的丈夫也协助了该过程。当卢克被放到她身上、她直接开始哺乳时,卡罗琳觉得结合过程发生了。

然后,卡罗琳被吸引到她自己的出生经历。她对她依然在母亲子宫内的ECHO进行了工作。她觉得自己被卡住了,不想出来,她的母亲也被诱导了,卡罗琳的恐惧感直线上升。为了减轻她的恐惧感和被卡住的感觉,我们拍打了她的ECHO,还与她母亲一起对她的恐惧感进行了工作。她想要自己的母亲来予以帮助。卡罗琳的ECH0向她显示分娩时发生了什么。房间里有很多人,还有一种恐慌感。我们拍打着,释放这些感受,在天使的帮助下,我们重印了出生。然后给卡罗琳时间与她的母亲结合。

不过,当她出生后被放入恒温箱2周后,她仍然有被孤立的感觉。在此期间,白天她母亲跟她在一起,但晚上不得不回家跟她兄弟在一起。护士按照妈妈说的喂卡罗琳牛奶。为了消释卡罗琳被遗弃的感觉,我们再次拍打卡罗琳的ECHO,我们给她解释了她妈妈为什么回家的理由。卡罗琳希望天使跟她在一起,这样她会觉得自己受到保护。

然后我们前进到杰米的出生,感到既惊讶,又觉得已经没有太多工作可做,因为卢克的出生已经清除掉了大部分负面情绪。我们对杰米体验的记忆进行了工作,当时他的头被助产士扭曲。我们拍打他的ECHO,以释放惊恐,重印他的出生。然后,卡罗琳喂他母乳,告诉他他大哥在家等着与他见面。

然后,我们进入未来新宝宝阿奇的出生。我们看到他从容的出生,同时不断拍打。卡罗琳对阿奇说话,告诉他关于他哥哥们的所有一切,以及她是多么爱他。她给他看了他出生时的正面体验。我们看到,整个过程自然而然,合适的人在那儿予以协助(如果需要的话)。卡罗琳的丈夫保罗在那儿,是她的顾问和当然的天使。

该次会话后,卡罗琳的丈夫发现她发生了转变。现在她对即将到来的分娩是如此放松,以至于改变了整个家庭的动态。阿奇几乎完全如我们可视化的那般降生。卡罗琳需要的唯一医疗干预是帮助她刺破羊水,而且她很高兴这么做。分娩后她几乎马上就能下床行走,能够没有任何问题地母乳喂养阿奇。他是一个非常愉快的、放松的、安静的小宝宝。

由于对她在恒温箱里的那段时间进行了工作,当丈夫外出工作时,卡罗琳不再有恐慌的感觉。她的完成感(sense of completion)也更强烈了,因为她终于拥有了她梦想的分娩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