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就是力量

我们已经强调过,核心信念影响人的健康、人生态度、行为、与他人的互动以及你的所有思维和感觉。那么,怎样迅速有效地释放自己的负面核心信念呢?使用重塑心灵核心信念矩阵就能很容易地做到这一点。

与合作伙伴一起工作时能最好地完成这项工作,因为用这种方式检查你的核心信念时具有让你感觉低沉的倾向,直到它们都被消释,特别是在你有大量负面核心信念的情况下。所以只在你心态良好时才开始这项工作。同样地,如果你有许多根深蒂固的负面核心信念有待消释,请咨询重塑心灵矩阵执业者。

步骤1:选择一个核心信念 > > >

首先,选择你想对其进行工作的核心信念。如果你意识到了你自我限制的核心信念,请选择其中之一。如果你还没有意识到它们,请看看如下列表,并选择与你最相符的一个。

“我不可爱。”

“我有缺陷。”

“我微不足道。”

“我必须得到别人的认可。”

“我很绝望。”

“生活没有希望。”

“我必须控制自己。”

“这事儿我做不了。”

“我无能。”

“我是个坏人。”

“要出事了。”

“世界是个危险的地方。”

“人们会利用我。”

“人们过于敏感。”

“有人要把我搞垮。”

“这不公平。”

“我不可饶恕。”

“我必须改变,才能OK。”

“我没救了。”

“我得完美,才能被爱。”

“我不够优秀。”

请注意,这并非一份完整清单,所以如果你有一个更适用于你的清单,请使用你自己的清单。

此外,如果你作为专业人士对来访者进行一对一的指导,为了做好这项工作,你不必向他们展示核心信念的列表(尽管这么做也可以,特别是当你的来访者的问题尚不明朗的情况下)。一般来说,你得倾听你的来访者用他们的语言说出自己的信念,以及他们怎么谈及他们自己和别人。你可以提出敏感性问题,如“让我检查你一下——你相信这个世界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吗”。如果你与来访者关系良好,当你识别出某个他们自己在意识层面上尚未意识到的、他们过去奉行的核心信念时,他们通常都会如释重负;如果你帮助他们消释了该核心信念,他们会更加快乐。

你可能需要消释一些此类信念,最好每次挑出一个,然后对其进行工作,直到消释它。

步骤2:确定VQC水平 > > >

一旦你已经确定了想要对其进行工作的核心信念,请根据认知有效性(Validity of Cognition,VOC)百分比对其评分。VOC水平是确定某事对你目前问题占多少比例的一种方式。通过确定VOC,你可以绘制图表来显示你的进步,因为当你开始消释该主题的不同记忆时,VOC水平会降低。例如,100%是“我完全相信这是真实的我”,10%是“对于我来说,这只是个小问题”。请注意你的评分。

你可能有一大堆与该信念有关的记忆,你得对所有这些进行工作。每一个都可能降低VOC评分。有时,某个单一记忆对某个信念负有全责,击溃该记忆也就整个地击溃了该信念,其他时候,你可能得对某个将VOC水平降低了2%、5%或10%的记忆进行工作。

然而,不要小看将VOC降低哪怕很小一点点的力量。每次降低都会改变你的吸引点,使你感觉更舒服,并减少负面信念对你的影响力。

步骤3:矩阵回想技术 > > >

你可能知道你需要对其进行工作的记忆与你的毁灭性核心信念有关。如果你对其进行工作,请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来消释它们,你每消释一个记忆后,请记下你的VOC水平。你每清除一个相关记忆,VOC水平都应该降低。

如果你不知道该对哪个记忆进行工作,请按照如下指示尝试矩阵回想技术(由西尔维亚·哈特曼(Silvia Hartmann)改编自S-L-0-W EFT技术):首先,相信你自己是在作为一个全局设置乐句进行工作,拍打KC穴3次,同时说:

“尽管[限制性核心信念],但我完全地爱并且接纳自己。”

例如:

“尽管我得完美才能被爱……”

“尽管我得改变才能更好……”

接下来,闭上双眼。拍打一个穴位几分钟,同时在心里默默地重复提醒乐句。例如,如果你的设置乐句是“尽管我得改变才能更好……”你得闭上双眼默默重复“尽管我得改变才能更好”,同时拍打某个穴位(比如头顶)一两分钟。然后移到下一个穴位。继续,直到你对焦于某个相关记忆。

步骤4:消释记忆 > > >

一旦某个相关记忆进入心灵,请再次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来消释它。

步骤5:重新检查VOC水平 > > >

每次你消释了某个记忆,请记下VOC水平的变化,你每清除一个相关记忆,VOC水平就应该降低。

步骤6:重复该过程 > > >

重复步骤3到5所需次数,直到你一直在对其进行工作的核心信念的VOC水平降低到0。

萨莎发现,核心信念工作将她、她的许多来访者和研讨会与会者从多年的毁灭性信念中解放了出来。在撰写本节时,想到几年前当卡尔首次向她介绍核心信念工作时,她当时还依然相信她的不可爱程度达到80%,她不禁笑了(几乎难以置信!)。她需要从过去的关系中清除一些记忆,其中包括与某人一起过了好几年,但他却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她的爱,以及另外某人对她说:“我爱你,但不够(爱你)。”当然,就像大多数此类信念产生于孩提时代一样,她还需要使用重塑心灵矩阵让她年轻版的自我体验与她父亲在一起的珍贵时间(她父亲酗酒,这意味着他很少与还是孩子的她度过珍贵时间)。在原先的地方有了这些新“记忆”后,她在认为自己不可爱的信念上不再有共鸣。当然,这不仅对她现在与人生伴侣的关系产生了巨大影响,还对她一般情况下对自己的感觉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发现人生问题

重塑心灵人生问题矩阵用于你在人生中某个特定领域不能达到全部潜能的情况下。

步骤1:选择一个人生问题 > > >

看看如下列表,找出现在你人生中哪个领域没能发挥出全部潜能:

家庭和关系

金钱

家居和环境

工作和事业

休闲和快乐时光

社交

灵性

创意

步骤2:确定不起作用的是什么 > > >

那么,在这个特定的人生领域里,不起作用的到底是什么呢?例如:

●  如果是金钱,是不是你花钱太快,以至于似乎挣得不够或你总是借债?

●  如果是关系,你是否情场失意?你总是选择了不适合的伴侣吗?你在关系中自我低估吗?

●  如果是灵性,你在精神上封闭吗?你认为自己从宇宙中独立出来了吗?你是如此地精神至上,以至于难以脚踏实地吗?

步骤3:给你的人生问题打一个VOC评分 > > >

给问题打一个VOC评分将有助于确定你的进步。所以,从VOC评分中,金钱对于你来说是一个负面问题的比例有多大?100%表示负面问题完全在于(金钱),10%表示(金钱)只是一个较小的负面问题。

步骤4:找到与该主题相关的早期记忆 > > >

不论你人生问题的本质如何,它们都是由你的人生体验决定的。因此,和所有重塑心灵矩阵的工作一样,你的任务是确定哪些经历造成了你的问题,并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和/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消释这些体验。

所以,继续以金钱为例,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你家人对金钱持何态度?你从谁那儿学到了关于金钱的什么?

你可能有沿着该主题的记忆。如果没有,请使用矩阵回想技术。

步骤5:消释相关记忆 > > >

消释该主题的每一个相关记忆,直到VOC水平降低到0,并且围绕着这个主题你再也没有负面情绪强度。

运用吸引力法则增进个人魅力

准确说来,重塑心灵吸引力法则矩阵不算是一个协议,而是一个过程。我们先前已经强调的吸引力法则告诉我们,我们场里的图式吸引更多同类图式进入我们的生活,所以,从重塑心灵矩阵的角度来看,改变我们场中的负面图式将改变我们的吸引点。

EFT的创始人加里·克雷格领悟到了处理我们过去的所有负面记忆,以改变我们目前的健康和幸福的工作的重要性。他创造了一个被称为“个人平和过程’”的过程(Personal Peace Procedure),该过程涉及使用EFT电影技术(EFT Movie Technique),即每天处理一个记忆,直到所有的毁灭性负面人生记忆的情感强度都被清除掉。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过程,有助于改造成千上万人的人生。

有了重塑心灵矩阵后,我们向前更进了一步。我们实际上用新记忆取代以往的记忆,在我们的场里新建支持性的图式,而不是仅仅清除原有的记忆。这将戏剧性地改变我们的吸引点,这也就是卡尔为什么将该过程命名为重塑心灵吸引力法则矩阵的原因。

如果你不知道从哪儿开始使用重塑心灵吸引力法则矩阵,我们建议你列出目前对你人生不起作用的所有一切,并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和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清除掉相关记忆。请记住,如果你难以找出相关记忆,你可以使用矩阵回想技术。

消释关系问题,改造你的人际

重塑心灵关系矩阵协议被设计用来帮助你消释目前的关系问题。

步骤1:确定你想要处理的关系 > > >

你人生中现在是否有关系不起作用?想起某个你与之关系困难的人,可能是合作伙伴、老板、同事或朋友。

步骤2:确定你们之间的冲突有多激烈 > > >

使用VOC水平确定该冲突中你的问题占多少比例,10%表示只是个小问题,100%表示是个重大问题。当你使用该协议解决该问题时,使用该水平值来衡量你的进步。

步骤3:确定与冲突真正相关的是谁 > > >

冲突很少与触怒你的人有关。它通常与在你早期触怒了你的人有关。所以你们的工作是追溯至较早或最早的记忆,当时你有过这种感觉。问你自己如下问题:

“这个人让我想起谁呢?”

“他们触发了我什么样的感受?”

“我觉得身上哪儿被触发了?”

“我第一次记起这种感觉是在什么时候?”

如果一边问自己这些问题,一边拍打你自己,你很可能对焦于某个记忆。

步骤4:消释关于该主题的早期记忆 > > >

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消释与你的感受有关的早期记忆。

步骤5:测试工作成效 > > >

通过将该人带入心灵或与他们共度一段时光,来测试工作成效。现在VOC水平如何了?在某些情况下这个人的VOC水平是否会上升?这些情况提醒了你什么?继续追根究底,直到你的来访者几乎不被触发或完全不被触发。

放下已经失去的联系,重新开始

重塑心灵消释矩阵是一种简单技术,用于改变你对与已不再你生活中出现的人的未消释关系的感受。包括已经去世的人、与你有过肉体关系、已不再联系的人,以及你曾与之有过冲突的人。该技术尤其适用于如下人:已不在你生活中出现,但是由于你们之间有未消释的问题,你对其仍然有一些联系(connection)。

步骤1:选择该人 > > >

回想你想对过去的谁使用该技术进行工作。

步骤2:选择特定时刻 > > >

回想代表着你与该人发生未消释问题的特定时刻。

步骤3:步入图式 > > >

作为你现时的自我步入图式,并开始拍打你年轻版的自我。让他们知道你到那儿去是为了帮助他们对局面有不同的感受。

步骤4:让你年轻版的自我表达他们的感受 > > >

提示你年轻版的自我这是一个以他们希望当时原本能做到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机会。这可能包括说出自己的心态、发泄情绪、说再见或认为合适的任何其他干预措施。给他们时间让这些发生。

步骤5:把你年轻版的自我转移到另一个地方 > > >

他们能创建一幅新图式,或者是与他们有过问题的人在一起,或没有该人,而是与他们感觉合适的任何人在一起。

步骤6:将新图式发送到场中 > > >

将图式带入心灵,带到所有体细胞周围,带入心脏以及场中。

步骤7:测试工作成效 > > >

查看原始图式,测试,以检查它是否不再持有任何负面共振。如果仍然持有(任何负面共振),请回到矩阵中,继续表达自己,直到共振被消除,或者,和同一个人一起回到某个不同的时刻。

埃里克和他的老板

埃里克曾担任督学和校长数年。虽然他位高权重,但他的老板极度消极、霸气,严重伤害了他和他的同事们。他曾与萨莎合作来消释他对这位已过世前老板的感受。

萨莎:你想从哪儿开始谈论你的前老板呢,埃里克?你觉得最应该消释哪儿?
埃里克:从我偶然去错了会议地点开始。当我走进她办公室让她知道我犯了一个错误时,她说:“如果你再次这么做,我会杀了你。”

此时埃里克的嗓音里有诸多感慨。

萨莎:现在你能看到当他被告知如果再次犯错她会杀了他时年轻版的埃里克吗?
埃里克:能。
萨莎:请步入图式。让他知道你是谁,为什么在那儿。开始拍打他。拍打令他舒适吗?
埃里克:是的,他很好。
萨莎:在他说出他想要说出的话之前,让我们先把他的强度降低一点。他觉得情绪在他身体的什么地方?
埃里克:那是他胃里暗红色的恐惧,还在旋转。
萨莎:拍打他的手侧,重复我说的:“尽管你胃里有这个暗红色旋转着的恐惧,你依然爱并且接纳你自己。”

埃里克重复着设置乐句和提醒乐句,同时拍打他的ECHO,直到强度降低。

萨莎:好的,他现在想做什么?
埃里克:他当时没有站起来为自己说话,所以现在他想告诉她他的感受。
萨莎:你是想沉默以对呢,还是想大声说出来?他当时是沉默以对的。
埃里克:沉默以对就行。
萨莎:好的,慢慢来。

当埃里克历经一系列可见的情绪时,萨莎继续拍打他,有时还晃动他。

埃里克:他已经告诉她他的感受了。他真的对她生气了。
萨莎:埃里克,还需要发生什么事情吗?
埃里克:不,没有了,已经足够了,他已经说出了他需要说的。
萨莎:年轻版的埃里克现在想走去哪里?
埃里克:他想去游览爱尔兰一个非常宁静的地方。那儿极好——真正宁静。
萨莎:很好,带他去那儿。

埃里克把他的ECHO带到爱尔兰,在他的心灵中创建了一幅新图式,给他的所有体细胞发出了一个信号,让他们知道冲突已经结束了。然后,他把新图式带入心脏,增强它,并把它发送到场中。

萨莎:是的,现在测试原始图式。
埃里克:它很好。
萨莎:她对你说过什么?“如果你再次这么做,我会杀了你。”她真是这么说的吗?
埃里克:是的,但现在对我而言真的无所谓了。
萨莎:你胃里也没有暗红色的恐惧了吗?
埃里克:什么都没了。完全被清除了。谢谢你——我带着它过了这么多年!

埃拉和她的前男友

埃拉处在一段亲密关系中,但是她前一段关系结束得不好。她曾希望在当时直面前男友的,但他没来她这儿,这样她也就没机会告诉他她的感受了。

她常常被这一关系困扰,所以卡尔使用重塑心灵消释矩阵对她进行工作。她拍打她的ECHO,同时她的ECHO表达她未消释的感受。这使她释放了围绕着她上一段关系周围的心理创伤。

几天后,她在大街上看到了她的前男友,她走过他时甚至没有丝毫以前的感受。不仅如此,由于她不再在她的场中保留前一段关系的创伤性图像,她目前的关系也得到了改善。

改变习惯,挑战你的成瘾症

萨莎新创了重塑心灵习惯矩阵协议(Matrix Habit Reimprinting protocol),作为对她自己一生中挑战成瘾症的回答。她在20多岁时克服了药物、酒精、咖啡因和烟瘾。然而,她仍然受到轻微的成瘾症的困扰,例如巧克力、糖果,直到她大约10年后新创了这些协议。重塑心灵习惯矩阵可以帮助你克服各种成瘾症,包括巧克力、咖啡、食品、互联网、购物、性、酒精、香烟、大麻,可卡因、海洛因,等等。它还可用来改造负面的习惯性行为或自我毁灭行为。

重塑心灵习惯矩阵协议是一个过程,如果你有根深蒂固的成瘾症或长期的毁灭性行为方式,那一次会话很可能还不能释放它们。你还需要承诺长期实施这项协议,建议你对于较小的成瘾症,每周7天对自己做一些工作,一直做21天;对于较大的成瘾症,则坚持3到6个月。如果你在克服药物或酒精依赖,或有根深蒂固的毁灭性心理问题,建议你与在处理你问题方面有资格的某位重塑心灵矩阵执业者一起工作。

还请注意,为了使这些技术生效,你必须摒弃让你上瘾的物质。萨莎曾对某人工作过,他对放弃上瘾物质以检测在缺乏热情或动力的情况下这些协议是否奏效抱有很大敌意。到目前为止,答案是没有。因此,与所有其他成瘾症工作一样,我们的愿望得摆在首位,而且这个愿望必须得是来自于放弃了成瘾物质的某人,而不是来自于他们的家人或亲人。

那么,重塑心灵习惯矩阵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它基于如下领悟:成瘾症的根源在于情绪问题。不论是巧克力、咖啡、酒精、大麻、可卡因还是海洛因,使用的成瘾物质一般都让人感觉更好。所以,真正的工作是确定为什么他们一开始觉得不舒服。

萨莎使用重塑心灵矩阵培训了一批酒精和药物滥用工作者。他们都赞同她的观点。真正的问题不是成瘾物质,而是它以何种方式阻滞了情感。

萨莎的学员布雷特·莫兰(Brett Moran)是该领域的一位优秀工作者。他对来访者广泛使用重塑心灵矩阵,取得了出色的成果。布雷特和萨莎一起完成的研究范围太伟大了,以至于单单这本书尚无法全部涵盖,因此会在今后专门撰写一本后续书籍。如你想了解关于这一工作的更多信息,你也可以参加萨莎和布雷特的专业培训课程。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共享,因为这些技术已通过最具挑战性的成瘾症的测试,已被证明非常有效。

该技术由3部分组成。涉及改造以前的人生创伤,作为成瘾物质的用户或习惯性行为的执行人改变场中自己的心理图像,然后为与成瘾行为有关的自己独创一个新场。

步骤1:选择习惯 > > >

首先选择你想要改变的习惯。可能包括任何物质和任何形式的成瘾、毁灭性、自我破坏性行为。建议你每次只改变一种,否则你会给自己造成太多压力,从而降低成功的可能性。

步骤2:给认知有效性(VOC)水平评分 > > >

开始前请给VOC水平评分,以确定现在该习惯或行为在多大程度上成为了你的问题,10%表示只有一个小问题,100%表示完全主宰着你的生活。

步骤3:使用传统EFT来管理渴望 > > >

如果你对传统EFT不熟悉(参见第4章),请学习它,并利用它来管理你的渴望。症状一出现,就拍打渴望带给身体的症状,例如:

“尽管我胸口似火烧,因为我想要毁灭…”“尽管我的胃在翻腾,因为我想喝点水…”

同时,确定一个能量点——当你拍打它时,感觉非常有益。它可以是任意一个拍打穴位。如果你有一个热烈的渴求,拍打该穴位,直到其强度降低。在此阶段,不要担心设置乐句或提醒乐句——它们帮助你对焦于该问题;如果你处于热烈的渴望状态,你肯定能对焦于该问题。当你的强度降低后,你可能会想伴随着关于你感受的设置乐句和提醒乐句做一些传统EFT。

步骤4:消释人生创伤 > > >

本协议的第一部分涉及消释所有人生创伤。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但它是该过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为从人生创伤中得到的感受很可能是你首先就想要试图阻止的。请记住,如果你有强烈的、沉重的或“大T”人生创伤,你需要与执业者一起消释这些。如果你有“小T”创伤,请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或重塑心灵记忆矩阵来消释这些问题。

还请务必消释成瘾症开始初期有关的任何压力或创伤性人生记忆。

步骤5:重印原始习惯 > > >

该协议的第2部分涉及重印习惯的起源和你与之有关的以前所有图式。这意味着改变你一生中使用该物质的所有图像。给成瘾症制作一个时间表,包括何时开始,以及你在使用该物质之路上的任何显著记忆。然后,重印这些图式。例如,如果你有首次使用该物质的记忆,请使用重塑心灵场景矩阵回到那次记忆里,改变图式,这样你会拒绝这种物质,并找到不同的应对策略。请记住,我们并不是在否认你自己,也不是在否认你一直以来的旅程,我们只是给你的潜意识和场创建新图式,这样你就可以做出不同的反应。

然后再历经与你使用该物质有关的所有记忆,尤其是那些最坏的情况,改变那些记忆的结果。例如,你可以把拒绝使用该药物(你以前服用了)的新图式放在你的场中,做出健康饮食的决定(你以前的饮食决定并不那么健康),或在某段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你以前处于从属地位)。如果是一个长期问题,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如果你由于用过多年以至于已经记不住所有图式了,那每年只取出你用过的几幅图式,并改造它们。如果你是一名执业者,或能相当熟稔地使用这些技术,那你可以从ECHO向ECHO进行工作,要求每个ECHO进一步把你带回到相关记忆。

请注意,如果你难以访问回忆,那么你可以使用矩阵回想技术,以帮助你对焦于它们。使用诸如“尽管当我从中出来时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我完全地爱并接纳自己。”

步骤6:清除成瘾症的场 > > >

该协议的第3部分包括一段每天5分钟的场清除操作,你需要每周重复7次,持续3周到6个月(取决于你习惯的严重程度)。你需要先完成步骤4和步骤5(消释人生创伤、重印原始习惯),然后才能继续该过程的本部分。这是因为,你需要从旧场中清除一些负性,然后再开始对焦于新场。

这是你改造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当我们重复某行为模式越多次,其形态场就变得越强。对于成瘾症来说,这一点尤其正确,因为成瘾物质唤起了强烈的情绪,你每次重复该行为时,这种情绪都会使场变得更强。你可能开始明白为什么断绝成瘾症如此具有挑战性。这不仅是因为成瘾物质在你的细胞内生成了一种化学渴望,还因为每次你重复该行为时你都会增强该场。所以场清除技术将帮助你对焦于更具支持性的正面场。

它不仅是被重复增强的场,还是大脑中的神经连接。就像你运动时的身体肌肉一样,你重复某种思维模式越频繁,你加强神经连接就越多,并使该思维模式具有习惯性。你可能已经以这种方式多次经历过负面思维模式。然而,通过每天重复场清除技术,你将开始以这种方式体验正面思维模式。

场清除技术

该技术结合了重塑心灵矩阵、神经语言学编程(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以及其他一些能量心理学技术,由萨莎综合总结而成。你至少需要在21天里每天重复该技术——许多研究表明,新神经连接要花至少21天才能在大脑内形成——如果你有重度成瘾症问题的话,请持续3到6个月。针对成瘾症行为的许多最先进研究表明行为改变需要一个90日计划。

你已经知道你不想要什么习惯,那么,你想要的又是什么样的习惯?如果你是个暴食者,你可能想奉行更均衡的、更健康的饮食方式。如果你是个吸毒者,你很可能想痛改前非。如果你习惯了凌乱不堪,你可能会想保持整洁有序。所以,你的第一步是确定你行为完全相反的一面。然后使用如下设置乐句,同时拍打KC穴:

“尽管我并不总是[积极的行为],但我全然地爱并接纳自己。”
重复3次,例如:
“尽管我并不总是健康饮食……”
“虽然我并不总是干净整洁……”
“即使我并不总是整洁有序……”
使用该技术念出提醒乐句时,闭上双眼(如果这样让你觉得舒服的话)。按照如下序列拍打:
●  拍打头顶,同时说:“我并不总是[积极的行为]。”
●  拍打额头,同时说:“我总想[积极的行为]。”
●  拍打眼侧,同时说:“我选择始终[积极的行为]。”
●  拍打眼下,同时说:“我喜欢始终[积极的行为],因为……”,然后列出你为什么奉行积极行为方式的所有原因,不论是在心中默念还是大声说出来。
●  拍打人中。同时问自己,如果你以那种积极方式行为,你的生活会是什么样。或者是用语言表达出来,或者联想到与该行为相关联的所有正面形象。
●  拍打下颚。同时问自己,如果你以那种积极方式行为,你会听到什么。你希望听到别人怎么说你?你会怎么说你自己?你可以大声说出这些陈述,如果这么做能帮助你与他们产生更多共鸣的话。
●  拍打锁骨。同时问自己,为了惯常地以这种积极方式行为,你需要采取什么行动。或者是用语言表达出来,或者只是在心中想起来。
●  拍打腋下。问自己,如果频繁地、不断地以这种积极方式行为,你会觉得如何。让积极行为的情感通过你整个身体。
●  拍打拇指。当你这么做时,选择一个让你联想到该积极行为的图像。确保你处于该图像中,把该心理图像带入心灵。
●  拍打食指。当你这么做时,在你的心中,心中想着那幅图像,在脑海中构想所有神经元重新连接,以使该心理图像成为你的现实。
●  拍打中指,当你这么做时,给你的每一个体细胞发送信号,告诉它们积极行为是你的新现实。
●  拍打无名指。当你这么做时,将新图像带入你的心脏
●  拍打小指。当你这么做时,使心理图像周围的所有颜色都鲜艳、明丽,触摸这幅图像让你联想到的所有正面情绪。通过你所有的感官体验该图像。
●  拍打手腕。当你这么做时,将新图像发送到场中。花一两分钟这么做,这样就会对新图像产生很强的感觉。
●  拍打KC穴。当你这么做时,想起来与该新行为有关的、你对此心怀感激的所有事物。你可以默默地或大声列出这些。以感恩舞作结,不论是在你心里,还是在现实中,以用正面情绪封装该新信念!

感谢《心理怎样治愈身体》一书的作者大卫·汉密尔顿启迪着我们用感恩舞来结束正面训练,因为欢乐和恐惧不可能同时存在于同一空间。

在个人发展行业10多年后,我多次体验了克服破坏性行为。我已经摆脱了对娱乐和医疗药物、酒精、香烟、咖啡因,以及许多破坏性关系模式的依赖。不过,不管我怎么拍打、确信、重编程或只是照老方法尝试,有些习惯还是不那么容易摆脱。现在我明白了,这是因为它们的场很强大,而我根本不知道怎样始终如一地改变它们。

当我开始写这本书时,我正在与我的饮食习惯和工作习惯奋战。自从我十几岁时起,我一直遵循着3周健康饮食、适度的、持续的锻炼,然后3到6周饮食胡乱无章、锻炼模式无章可循的循环周期。

我每次遵循一个积极的、健康的例程时,都会对自己说我这次打破了这个循环周期。过了大约3周后,我会说我已经足够遵守纪律,可以吃一块巧克力了,然后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拿了一根巧克力棒,很快就被埋在一座蛋糕山里,而我甚至还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鉴于这些事物对我的健康会造成不利影响,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了。我在生理方面高度敏感,因此发现糖也有类似可卡因的生物效应,反式脂肪让我感到疲惫不堪、无精打采。缺乏运动很快让我的身体付出了代价,我很快遇到严重的体能骤降,这将导致我回到循环周期的开始,之后就会重复整个过程。

我回到过去这些模式开始的时候——我十几岁时——利用重塑心灵矩阵帮助年轻版的自我从内在中找回自信,而不是觉得她被强迫着以该方式看待事物或坚持僵化的饮食和锻炼范式。我首先消释了所有关于饮食的记忆,然后消释了所有关于运动的记忆。正如我以前消释我自己在此期间的所有创伤一样,我不必进行重塑心灵习惯矩阵协议的第1部分。 至于该协议的第2部分,在零星运动模式的地方,我穿过我生命里的每一年,每周3次坚持不懈地可视化自己的工作,散漫地拍打并改造我自己的心理图像。对于饮食我也做了相同的工作。对于任何我自己有不佳感受的心理图像,我都用健康程度更高的自身图像取代掉。我还帮助年轻版的自我识别出她潜藏的情绪原因是因为她吃了垃圾食品,这是她向自己显示爱的方式,但这种方式也毁坏了她自己。

然后,我练习了场清除技术3周,做两个不同的场清除练习,其中之一是针对饮食的,还有一个是针对健身的。鉴于我相当视觉化、富于创意,我还制作了图像板来可视化我积极目标看起来的样子,以别人可能怎么说我、我自己会怎么说我自己作结。这并非该过程的一个必要部分,而只是我喜欢做的事儿。

我体验到的结果是惊人的。我很快就相信我是个持之以恒的练习者和健康的饮食者,这就像是我的场几乎瞬间改变。然而,我发现,如果我第一周停止使用场清除技术,在短期时间里我仍然会对焦于新场,但随后就会发现自己回到了旧场。所以,考虑到心理学最近的发展的说法,新的神经元连接要花21天才能在大脑中形成,我每周重复场清除技术7次,持续了3周。到第2周结束时,我知道我再也不需要它了,但我决定继续第3周,以确证清除彻底。第3周后,我有了很强的、一贯的、健康的饮食和运动模式——在20多年的时间里,我一直试图达到这个模式,但一直未能得到可靠的结果。而现在我的场完全改变了。

有时,当生活变得超级忙碌时,特别是当我在旅行途中忙着完成本书时,场又被打乱了。我意识到,我其实是在通过回到原来的负面习惯阻滞一些在此繁忙时期感受到的紧张情绪。只要我清除了相关记忆,做几天场清除技术,我就能轻松地对焦于新场。

请注意,你还可以使用场清除技术用于你想实现的目标或把你想要的事物吸引到你的生活中。如果没有心理创伤或与压力有关的记忆阻滞了目标,或者如果没有负面习惯有待清除,你可以直接利用场清除技术,为你的目标形成一个新场。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显化技术,如果你对吸引力法则和显化很熟悉,该技术的工作效果会很好。实施21天,然后放手。

你还可以使用场清除技术帮助你改造疾病或过敏症,我们将在下一章进一步讨论过敏症,并在第15章进一步讨论疾病。

比利的控制问题

执业者:布雷特·莫兰

作为重塑心灵矩阵的成瘾症专家,我有过多次与毒品和酒精使用者分享重塑心灵矩阵和EFT的机会,他们都试图解决他们的成瘾症。我曾在一个收留中心工作,康复成瘾者,由于资金原因,和来访者的会话次数往往有限。因此,我并不总是能够奢华到能进行长期干预。在这个案例中,我只进行了3个干预部分的第1部分,但依然看到了惊人的结果。所以这展示了这3个会话能实现什么。

比利来找我是因为他有吸食大麻的问题。他已经开始注意到是他对大麻的宽容度很高,而且他非常依赖它。他告诉我说,他吸食臭菘(一种非常强的大麻)超过10年,而且在大学时他的摄入量就已经非常高了。

他来找我时,对重塑心灵矩阵或EFT一无所知。他到我这儿来是为了开启设定目标、对象和护理计划的过程,这也是我作为关键工作者的角色所在。然而,由于他非常着急,我最初希望利用EFT帮助他。对于第一次会话,我只是帮他降低由于着手他的问题带给他的紧张感,并感觉更舒适。我觉得这是为将来的重塑心灵矩阵工作铺平道路。

一周后,比利又来了,一来就告诉我说,他觉得那天的会话令他觉得释然。他仍然向以前一样吸食尽可能多的大麻,因为我们在会话中只处理了他的紧张问题。改变了的是,他真的想解决他的毒品问题,他承认这个问题真的使他郁闷。我告诉他,我们将会有更多的拍打,我们开始不再感到郁闷和沮丧。

我们完成了关于该主题的几轮传统EFT。但是,当我仔细倾听比利的语言时,我注意到,他问题的主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我的感觉是,在他生命里有一段时间他认为对自己已经失去控制,而且这仍然影响着他的潜意识。我开始问他诸如此类的问题:“你失去控制多久了”,以及“你第一次觉得你失去了控制是在什么时候?”

比利的SUDs水平相当高,花了点时间才让他到达某个特定记忆。我们继续拍打失去控制的感觉一会儿,它变成了悲伤。我们刚开始对焦于其背后的情绪,我就知道我们到了某处。我问比利那儿是哪儿、他觉得那儿如何。他将其形容为他心里一种黑暗的、下沉的感觉,在他想起这种感觉时,这种感觉伤害了他。所以我问他,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他回到过去的某个情况下,当时他还是个孩子,在踢足球,因为做错了什么被别人嘲笑了。他说,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跑下了球场。

我们开始重塑心灵场景矩阵。比利把自己介绍给他的ECHO,解释了他为什么在那里,并开始拍打他。“尽管你有所有这些情绪,感到无法控制他们,你仍然是一个棒小子。”“尽管你觉得愚蠢和尴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尽管你跑下球场,觉得无法控制自己……”

我们重印了该图式,问他年轻版的自我想做什么、想以何种方式去做。他的ECHO回答说,他不希望任何人嘲笑他,而且他当初压根就不想犯这样的错误。所以我们重播了原始的、但没有犯错的记忆。

当这一切完成后,我问比利,他和他的ECHO是想留在他们原先的位置,还是自行选择去一个不同的地方。比利选择在英格兰以4:0击败德国的那个时刻将他的ECHO带到一个足球场。他将一些朋友和他的兄弟带到现场,他们一起观看精彩的比赛。当觉得这一切完成后,这幅新图式被发送到矩阵中。

尽管我们重印了这张照片,并做了一些非常积极的工作,我知道针对被嘲笑、失去控制和失去力量还要做更多工作,但我们的会话到此结束了。然而,比利告诉我,他渴望下周再来。

比利回来后,我告诉他,如果他是认真地想要放弃吸食大麻,那么他就需要做一些拍打,然后回到现实世界中。我对许多有严重问题、心理创伤、成瘾症、动力低下的来访者工作过,所以我觉得,他们仿佛做好了在家里工作、然后发生变化的准备。比利做好了对自己工作的准备,并告诉我,尽管他还在吸食大麻,他上周曾针对其他情况对自己使用过EFT。我教他如何专门针对渴望使用EFT。

在我们的介绍后,我们回到上周停下来的地方。我们围绕着比利的一些与吸食大麻有关的问题和感觉进行了拍打,使用适当的幽默转移他感受到的一些负能量。这帮助我们直接找到了拍打穴位。当我拍打比利时,我问他他把臭菘装在多大尺寸的袋子里。有各种测量,例如“10包价值”、“1盎司的1/8”,等等。他告诉了我他的理想尺寸,所以我问他如果被控制在不得不买更小包的情况下,他会有什么感觉。我们马上回到了他不受控制、失去力量的感觉,进而引发悲伤、沮丧和愤怒。

几轮的拍打和直觉提问过后,我们在他内心深处找到了愤怒感所在的具体位置。我要求比利记起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他花了点时间来对焦于记忆,但最终我们发现自己回到了学校操场上。他所谓的朋友们联手欺负他,拉下他的裤子和内裤,对他进行拍照。加害者有男孩和女孩,这对比利是极大的羞辱。

在一名成员坐在比利胸口上、其他人拉下他的裤子、还有一些人给他拍照的时刻,比利步入图式。他需要把他的ECHO直接带出该局面,所以他冻结了图式,释放了他的ECHO,同时开始拍打他。

比利需要用一些暴力来进行报复,以纠正他感受到的去力量化。当然,我不会宽恕现实世界里的暴力行为,但是在一定程度上,自从该事件发生后,比利一直在潜意识层面上使用暴力进行报复,所以,他需要释放这个。所以他做了这许多年来他一直想做的:他在肉体上进行报复。他还告诉他所谓的朋友说,他们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以及他对他们以如此方式待他的感受。在这整段时间里,他的成人自我也在那儿,觉得有必要也告诉他们,他了解他们当时都只是孩子,有时他们行动之前没有经过思考。比利的ECHO对该事件被沟通表示很好,当这么做时,他释放了愤怒。

在将相机粉碎成千万片、扔掉里边的胶卷后,比利认为这张图式完成了,我知道他已经准备好自行去一个更积极的地方了。这一次,他选择了和不同的朋友一起到阳光下一个美丽的海滩度假胜地,并把这幅新图式通过心灵,通过心脏,送入宇宙。他测试了老图式,它已经被完全改造了。我们的会话就此结束。

此后我有几周没有看到比利,但的确从他那儿收到一张纸条,告诉我说,生活真美好,他坚持他的戒烟日期,而且再也没有吸食过臭菘。

上周,我写这个案例正到一半,这时有人走进办公室,是比利!他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看起来平静多了。他告诉我说,生活真的很美好,尽管他还是要处理很多状况,他的臭菘成瘾症已经在控制之下。他告诉我说,在过去一个月中,他只抽了几口,觉得那味道真是可怕,他也没有复吸。从我与此来访者群体的工作经验来看,考虑到我们只进行了一次传统EFT会话和两次重塑心灵矩阵会话,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我敢肯定,我们不会只依靠意志力取得相同结果。

更重要的是,比利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也使用拍打。他在感到有压力时就拍打自己,他告诉我,他现在对人生有了更积极的态度。还有一个新的女人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他感到比以前在女性公司更自信、更舒适。

我个人的结论是,比利征服的远远超过了他的成瘾症。他还找回了他的信心、他的自尊、他的操控感。我在这个案例中发现的最令人惊奇的事情之一是我们给来访者实现他们愿望的力量。我的克服成瘾症的来访者一直都在从成瘾物之中寻求即时满足。他们使用成瘾物质来摆脱某种感觉或情绪。因此成瘾物质只是表面问题。重塑心灵矩阵和EFT帮助他们认识到隐藏的核心问题——他们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使用成瘾物质。比利是其中一个了不起的例子,我为他的进步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