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T的诞生和发展

2006年,卡尔在澳大利亚教授EFT。卡尔在对课程参与者之一使用EFT时,没能取得多大进展,所以他问她:“你能把那个小女孩,你年轻时的自己,看成记忆里的图式吗?”参加者回答说:“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我甚至还能拍打她。”一瞬间,卡尔脑子里灵光一闪,灵感鼓励着他拍打记忆里的自己,同时拍打该参与者。她居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迅速消释了问题,而重塑心灵矩阵技术也就此诞生!

在接下来几年里,卡尔尝试了很多很多种技术。在此阶段,这种技术还没有名字,只是执业者拍打来访者,同时来访者拍打图式中他们年轻版的自我,并与他们年轻版的自我对话,释放他们的心灵创伤。

卡尔开始将这种工作方式与新科学和量子物理学等新兴研究建立联系。当时卡尔已是一名杰出的、使用EFT解决严重疾病的专业人士。有一段时间,他一直将布鲁斯·立顿的科学知识应用到他的工作中。他开始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我们人生中负面的心理创伤(特别是早年的)形成了我们目前的信念。从我们身体中分离出去以保护我们不受到心理创伤带给我们痛苦的那一部分,不仅为我们持留着心理创伤,还持留着我们当时形成的、对于人生的信念。反过来,这些信念也影响着我们的生物状态。

卡尔还开始认识到,造成负面信念和疾病的不只是“大T”创伤。事实上,“小T”创伤给我们如下心理暗示:我们不够优秀、不够聪明、不够特别、不够漂亮、不够机灵、不够可爱,等等,也可能造成比“大T”事件更深远的、消极的核心信念,特别是在早期。

卡尔意识到,要改变来访者的信念,仅靠使用EFT来释放ECHO在心理创伤中得到的信息还是不够的。图式本身必须被换掉。这并不是否定该事件曾发生过,而只是简单地在场中改造该图式,因为在体内创造负面感觉的正是图式。

卡尔还研究了关于吸引力法则的热门研究,开始认识到场里的图式与该法则存在着很大关系。如果你在场中持留有关于人生体验的负面图式,你将继续吸引更多的相同图式。当你不断地与它们产生共鸣时,你将继续以该频率振动,并吸引该频率的体验。当卡尔开始帮助他的来访者和学员来改变他们场中的图式时,他很高兴地看到,他们的人生体验也开始变得更加积极向上。

卡尔在听了鲁博·谢尔德瑞克的讲座后,也认识到了谢尔·德瑞克对形态场和形态共振进行的工作适用于他自己的工作。他对谢尔德·瑞克的如下说法尤其具有同感:“形态场是具有惯性的,并通过重复加强。”他开始清醒地认识到,由于惯性形态场的力量,如果人重复破坏性行为,就会损害自身。此外,谢尔·德瑞克强调了如下可能性:记忆被矩阵持留,这与卡尔关于ECHOs进入到场中的观点相辅相成。

布鲁斯·立顿的DVD《分形演化》启迪了卡尔关于类似主题的一个观点。立顿博士表示,细胞没有持留记忆的意识,但细胞壁具有天线,能对焦于矩阵中的“自我”。这证实了卡尔ECHO能被存储在场内的观点。而最终,他认识到,我们的细胞和DNA会对焦于并最终适应对矩阵中这些无意识ECHOs的误解。这些改变就是所谓的身体的和心理的疾病。

卡尔还研究了心术研究所的研究工作,对怎样在距人体10英尺以外的任何方向测量心脏场特别着迷。他开始认识到,如果心脏在距人体10英尺以外与矩阵交流,那么它也能被用来向矩阵发送出新图式。

重塑心灵矩阵技术还受到META-Medicine®的影响,META-Medicine®是一种情绪诊断工具,用来定位某种生理疾病的确切情绪起因。META-Medicine®确认了每种疾病都是由特定的心理创伤造成的。借助于这一确认,卡尔意识到,在冲突发生时定位ECHOs并帮助它们消释创伤将有助于治愈生理疾病。

心理创伤专家罗伯特·斯卡埃尔博士的工作以及他关于冻结反应的研究对重塑心灵矩阵技术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大多数人根本就不发生冻结反应这一事实尤其重要。斯卡埃尔博士还谈到“创伤胶囊”大多产生于冻结反应那一刻。这与卡尔的观点(即“ECHOs产生于受到心理创伤的时刻”)不谋而合。

起初,卡尔将ECHO称为“内在小孩”,因为许多治疗师都很喜欢用这个术语。然而,当美国媒体制作人卡琳·戴维森(Karin Davidson)拍摄他的某次培训时指出,这个术语有不当之处,因为从矩阵中分离出去的部分并不总是小孩。因此,“能量意识全息图”这个术语诞生了。

之后,卡尔采用了“重塑心灵矩阵”这个名称。卡尔喜欢用“矩阵”(Matrix)这个词来指称统一能量场,而印记(imprinting)是小孩子们通过观察、模仿从而具备他们父母的特征的一个体系,重塑(reimprinting)则是在老地方重建新程序。

卡尔在从事EFT培训工作时,给超过1000名执业者培训了EFT,已经建立了一个执业者社区,并经常回到社区进行督导和进一步培训。这样,在之后几年里,他可以与他们分享他的发展。他习惯了从他的学员那里得到关于EFT效果的辉煌反馈,改变生活的体验是如此普遍。然而,他的学员们利用重塑心灵矩阵的体验更加显著。他们中许多人报告说,几乎在每次EFT会话里,都需要用到重塑心灵矩阵,尤其是他们所有的结果都惊人地一致。

萨莎就是这些学员之一。萨莎在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技术克服了CFS/ME后,利用卡尔在严重疾病和孩童创伤领域的技术进行了大量工作,目睹了惊人的效果。尽管她拥有大量资格证书,这些证书隶属于各行各业,这意味着她具有从事许多行业工作的资格,但她还是毅然将精力都倾注在了重塑心灵矩阵上。因为她意识到,卡尔的时间都投注到了创新和培训上,这样他应该没什么时间来撰写关于这一技术的著作。因此,当她写完第一本书后,她提议俩人合写本书。

本书的撰写始于2008年7月,那时还只有一项重塑心灵矩阵技术(即重塑心灵场景矩阵(Matrix Scene Reimprinting)),但现在已经有两个基础技术和一系列协议,以针对心理创伤、亲密关系、恐惧症、敏感症等进行处理。萨莎不仅帮助定义和完善这些协议,还自行发展出针对成瘾症的协议。其他专门协议也开始出现。沙龙·金倚靠她在此领域的培训对重塑心灵出生矩阵协议作出了重要贡献,更多的人也开始加入进来。重塑心灵矩阵技术现在仍在不断发展和壮大。

改变心灵的图式

重塑心灵矩阵的基础是关于心灵创伤的流行心理治疗理论。当我们感到无力、生存受到威胁时,就会发生心理创伤。这种生存威胁与我们的年龄、我们处理该情况的能力有关。对于成年人来说,生存威胁可能是一个比较重大的事件,例如车祸、身体虐待或性虐待。对于小孩子来说,被家长说他们是个坏孩子、愚蠢、丑陋或懒惰都有可能令他们受到心理创伤。

在心理创伤发生时,如果我们不能战斗或逃跑,感到孤立无援,意识到无路可走,我们就会冻结。当我们受到情绪上的或身体上的伤害时,我们身体的化学反应从生物化学的角度保护我们不至于承受不住。当我们的意识冻结时,我们的一部分能量分离出去。此时,就有一个ECHO被生成。

当ECHO分离时,它被矩阵持留。矩阵包含了关于创伤事件的所有信息,该事件在我们的意识中已麻木,就好像它从没发生过。但是,它存在于我们潜意识中的心理图像里,决定了我们对未来情况作出怎样的反应。类似事件会触发类似反应,所以我们遭受到压力、焦虑、恐惧,等等,这会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并最终让我们的生理付出惨重代价。

进一步的问题是,它需要大量的能量,以将所有这些信息持留在矩阵里,因此,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ECHOs越来越难制止这些心理创伤。

另一个问题是,在细胞层面上,这些图式是发生在现在的现实生活事件。回忆只是相对于有意识心理而言的回忆。对于潜意识心理来说,它们是当前事件。你可能会问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当前事件”阻碍了你的疗愈和幸福。

重塑心灵矩阵能通过改变场中的图式,释放心理创伤的能量,并带来永久的治疗效果。所以,如果有负面的人生图式让你总是无法从过去中走出来,你可以把这些负面的人生图式改变为正面图式。

创建新图式

我们改变图式的方式是处理ECHOs。自图式被创建时刻起,ECHOs就为我们持留着心理创伤。在重塑心灵矩阵技术中,ECHO是一个新的来访者。因此,我们感谢他们为我们持留着心理创伤,想象着拍打他们以帮助他们释放心理创伤。与此同时,拍打我们身体上的穴位。

通过引入新资源、邀请他人进来支持我们、说出当时未说出过的话或做当时没做的事,也能改变记忆。我们也可以针对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情准备好ECHO。

这并不是否认发生过的事情,只是改变影响我们现时幸福的旧图式。这也不是种植回忆,只是用正面记忆更换负面记忆。从量子物理学的角度来看,我们的过去和未来都有无尽的可能。所以,这就像是拍打一个不同的过去,同时依然承认从我们曾思考过的问题当中学到的教训。

当某事件造成的所有压力和心理创伤都被释放后,一个新的正面图式便被创建。ECHO可以自行选择去一个新地方,或留在原地,但带着一个新的、积极的结果。这里没有规则,但作为指导,如果曾有过严重的心理创伤,那ECHO应该经常选择去一个新位置,比如沙滩上或山坡上。然而,如果心理创伤是如同昏倒在舞台上之类的事情,那么,重新排演回忆,并重印非常成功的正面图式,这往往比单单一个新的正面图式更适宜。

当我们创建一个新的正面图式时,目的之一是与ECHO建立交流。罗伯特·斯卡埃尔博士在他的DVD演示《创伤、改造和治疗》(Trauma,Transformation and Healing)中强调了创建纽带(bonding)的必要性,以疗愈心理创伤。原因在于大脑对心理创伤作出反应的方式。当存在着威胁时,扣带回前部(anterior cingulate gyrus)评估其严重性。如果并不严重,它抑制扁桃体(大脑评估某个情势的情绪内容的那一部分)。这样可以理性地看待威胁。当某人经历了很大的心理创伤时,他们往往会夸大对威胁的感知。但是,如果我们创建了一个感知纽带,并抑制扁桃体,那受到心理创伤的大脑就能被疗愈。

因此,在重塑心灵矩阵技术中,ECHO被邀请与新图式建立交流。它可以带来家人和朋友们、受尊敬的人物、宗教和精神人物,例如耶稣、佛陀和天使、宠物和动物,等等,以提升治疗效果。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来访者的旧自我足以产生这种治疗效果。

编程心灵

图式被带进心灵,以利用新信息重新编程心灵。我们相信,这个阶段在大脑中建立了新的神经元连接,产生了疗效。孩提时代的心理创伤烧坏了海马体内的神经元回路,以保护我们不再记住心理创伤,但是这些体验能被再生,这就是所谓的神经发生(neurogenesis)过程。当我们经历新事物、体验到兴奋、奇妙和敬畏的感觉、达到灵性状态或有很强的正面情绪时,也会出现神经发生。我们相信,利用重塑心灵矩阵技术,当我们改变了记忆的结果,给ECHO拥有新体验的机会时,也会产生神经发生。尽管这一阶段尚未经实验证实,我们相信,当进行研究检测到大脑状态发生了改变时,这就显示了重塑心灵矩阵能产生神经发生。关于怎样以这种方式利用心灵来影响身体,已经有非常多的相关证据。迄今为止,大卫·哈密尔顿的著作《心理怎样治愈身体》最为全面地介绍了这个主题。

当我们将新图式带入大脑时,我们还增强了新图式里头及其周围的颜色。有人说,这种颜色就是中枢神经系统的语言,增强某图式里边和周围的颜色将增强其被感官感知到的方式。在重塑心灵矩阵中,与图式有关的任何正面情绪也会被增强,以重新编程与该图式有关的情绪反应。

发送新图式

将新图式发送到细胞

从布鲁斯·立顿的工作中,我们已经知道我们的思维影响着细胞。因此,我们将图式发送给身体,告知心理创伤结束了。这加强了我们利用该技术所做的正面工作。如果有器官因为该心理创伤的缘故生病了——例如,如果会话始于针对胃溃疡的工作,而与溃疡有关的心理创伤浮现了出来——那么,正面图式也将被发送到生病了的器官。

将图式带入心脏

新图式被带入心脏,与之相关的颜色和正面情绪再次被增强。

从心脏传输图式

在第2章中我们已经了解到,心脏是一个功能强大的传输器,它与矩阵进行通信,所以现在新图式被从心脏传输到矩阵。

做内心充盈的自己

EFT、TFT和重塑心灵矩阵都是涉及经络的能量心理学技术。差异在于,我们利用EFT来从以往的创伤事件中清除掉负能量,利用重塑心灵矩阵技术来真正地改造曾发生过的事件。

虽然拍打技术相同,但传统EFT和重塑心灵矩阵之间的主要区别之一是,EFT不涉及针对EHCOs的工作,而ECHO是重塑心灵矩阵的来访者。传统EFT倾向于认为过去的记忆是被身心持留着的,而不是被矩阵持留着的。

对于一些人来说,使用EFT只清除负能量、不用任何正能量来替换,会留下一个虚空。一些EFT执业者已经开发出可视化技术来填补这一虚空。其他人则用灵气(Reiki)来填充该虚空。一些人喜欢PSYCH-K(一种能量心理学技术,用于用正面信念来重新编程潜意识)。如果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技术,就没必要采用其他方式来填补这一虚空,因为它充满了新图式。

使用温柔的方式来改善自己

重塑心灵矩阵容易使用,非常温柔。它们无须使人被再次伤害,就能消释大量的创伤性体验。它们还有如下更多好处:

消释核心问题,灌输积极信念

利用重塑心灵矩阵,你可以迅速发现并消释核心问题。在传统EFT中,当有人表述诸如“我得完美,才会被人爱”之类的信念时,你会发现与该信念有关的早期记忆,然后消释它们。利用重塑心灵矩阵,你不仅消释与核心问题有关的记忆,还灌输新的支持性信念和体验。这反过来会改造当前的信念系统。

消释前意识创伤

重塑心灵矩阵还定位前意识(pre-conscious)创伤,甚至是发生在6岁之前的心理创伤。只有极少数心理疗法或实践有工具来处理前意识回忆,但细胞生物学家布鲁斯·立顿的研究表明,这么做时对我们的自我知觉造成的伤害最大。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技术,你能与尚在子宫内的自己交互,以消释前意识创伤。

产生再构造和认知转向

重塑心灵矩阵的另一个好处是,它通常会产生认知改变,称为再构造(reframe),并产生思维方式的转变,称为认知转向(cognitive shift)。如果你正作为治疗师使用该技术进行工作,那最大的好处之一是,大部分工作由来访者进行(当然,如果他们中途卡壳了,就得适时予以指导)。由于他们主导着治疗过程,他们决定什么最适合于他们自己。由于他们有这个权利,他们更有可能自行再构造该情况,或强调他们的认知转向。作为执业者,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些变化暗示着他们的心理创伤已然消释,因而已经产生了疗效。

宽恕

相似地,重塑心灵矩阵往往导致宽恕,特别是创伤性体验里的加害者。有许多思想流派认为,任何心理治疗干预的目的就是为了达到宽恕。宽恕不是被强迫的或假装的,传统的心理治疗实践往往有一个棘手的问题,即来访者会在有意识层面上说,他们已经原谅了他们的加害者,而并没有在潜意识层面上这么做。重塑心灵矩阵自然而然地领导着受者真正地宽恕。

游离来访者

重塑心灵矩阵另一个很大的好处是,它对没有SUDS水平的游离来访者(对尚未消释的问题毫无感觉或情绪的来访者)也奏效。对于一个EFT执业者来说,这个来访者群体的工作是最具挑战性的。重塑心灵矩阵对这些人的工作效果非常完美,因为当来访者处于游离状态(换言之,不把ECHO的感觉带入他们的身体)时,在来访者处理ECHO的时候,该技术甚至更加有效。

创伤消释

重塑心灵矩阵在其发送消息给身体,告诉身体心理创伤已经结束了这一能力方面是非常有价值的。它结束了心理创伤被不断地在矩阵内重放的循环。这使得身体以更健康的方式回应,并开始愈合。

消释不可消释的

利用重塑心灵矩阵还能消释先前被认为无法消释的问题。如果你已经失去了家人或亲人,甚至没机会说再见或消除你们之间的差异,那这个技术是特别有益的。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技术能释放未消释的亲密关系导致的情绪问题,打开把你系在过去的心理死结。

吸引力法则

重塑心灵矩阵的另一个好处是,它利用了吸引力法则。正如前面提到的,当我们有创伤性体验,把它们持留在矩阵中时,我们继续吸引类似的体验。但是,一旦我们消释了心理创伤,我们就会改变我们的吸引点,并开始吸引更有意义的、对人生更有促进意义的体验。

临界点

当我们在场里堆叠大量图式或回忆时,有一个临界点(tipping point)。正如EFT中的泛化效应一样,当我们开始改变矩阵中的图式时,我们有时只需要改变少量图式,类似图式就不会给我们造成任何共鸣。正面图式的共振强度比负面图式强很多倍(正如正面想法比负面想法的振动等级高很多一样)。所以,在场中放置新图式就能生成一个临界点,将积极体验吸引到你的生活中,即使你并没有改变同主题的所有图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