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史:从TFT到EFT

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催眠治疗师和心理治疗师罗杰·卡拉汉开始开发一个被称为思维场疗法(Thought Field Therapy,TFT)的技术。他的工作始于他有次偶然凭着直觉消释了某个来访者的恐惧。

卡拉汉一直在研究中国古代经络系统——针灸所使用的系统。当时,他正在帮助一位来访者克服水恐惧症,这时她抱怨说胃不舒服。卡拉汉想起了经络系统,以及眼睛下方有个点是与胃相关的,所以,卡拉汉仅凭直觉拍打她的眼下部位。几分钟后,她惊喜地说恐惧症没了。为了查验她是否还在恐惧,她在游泳池旁跳起来。她在一瞬间就摆脱了水恐惧症。

卡拉汉认识到此事绝对非比寻常。他开始研究恐惧症和情绪问题,以及它们与经络系统之间的联系。TFT就此诞生。他创造了一系列算法,这些算法如同配方一般,根据处理的病症,拍打身体周围各个点。

卡拉汉有不少学生,盖瑞·奎格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位工程师,毕业于斯坦福大学,但是他对个人发展的激情导致他当了一名个人表现教练,转而追求他自己认准的事业。他痴迷于卡拉汉的工作,并开始亲自尝试。他的问题是:他能把TFT变得更简单、更方便吗?

克雷格花了点时间来试验各种算法。他试图把所有这些算法归纳为一个基本算法,九九归一,各种算法的结果几乎是相同的。这样做的优点是,人们可以自学该算法,还可以将该算法用于那些尚无解决方法的病症和问题。于是加里·克雷格开始向世界推介他自己命名的情绪释放技术(EFT)。

在写本书时,全球已有超过百万人从他的网站上下载了EFT手册,EFT已被在世界范围内用于保健服务、学校和诊所。在世界各国各地,一些通过了认证的医生(例如迪帕克·乔布拉(Deepak Chopra)、诺姆·谢利(Norm Shealy)、埃里克·罗宾(Eric Robbins))都在实践EFT。约瑟夫·莫科拉(Joseph Mercola)的网站在天然保健行业是最有人气的网站之一,他就在使用EFT。分子生物学家布鲁斯·立顿也推荐该技术。由于EFT使用起来快速、方便,就算对于一些情形别的手段无效,EFT往往也能奏效,所以EFT正在迅速崛起、普及。

加里·克雷格和道森·彻奇已经开展了一些高度引人瞩目的研究,他们的对象是带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退伍军人。在短短6次会话后,他们就有了显著的改善。

EFT的工作原理

接下来介绍EFT的一个简化版本,我们在教学时使用的也是它。我们把过程简化了,因此你只需要掌握EFT的基础就能高效地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技术。

EFT基于中国传统医学系统,涉及用手指拍打针灸穴位。当你这么做时,你以某种特定的方式,记起来或用语言表达出躯体症状或负面记忆。这可以帮助你从体内的能量系统中释放生活压力或身体问题,回归到身心健康状态。

那么,它是如何工作的呢?当你身体健康状况良好时,能量能通过经络在你体内自由流动。千百年来,这一点已被确信,诸如太极拳、指压按摩、气功等技术都被设计用来保持能量流动不息。多种形式的心理创伤和压力在能量系统中生成了障碍物。如果能量不能正确流动,它就不能到达并维持重要的器官,这样疾病就迫在眉睫了。

EFT的效用

我们已经看到了不良的情绪反应是怎样对健康产生不利影响的。而与你的人生体验有关的潜意识会触发这些反应。所以,当你生活中发生某事、你以某种方式作出反应时,你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些触发器的缘故,或者说,是因为你被之前经历过的某事提醒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给定情况下都采取不同行动的原因——因为我们都拥有不同的人生体验,而这些体验为我们创建了不同的触发器。

有趣的是,当我们记起某个创伤性事件时,我们的潜意识不能区分它是发生在现在还是过去。在上述任何一种情况下,被触发的是完全相同的化学反应。在小规模水平上,这种情况频繁发生。如果你脑海中记起某个尴尬的回忆,你会畏缩或脸红吗?这是你的头脑在影响你的身体,也指示着你的身体正在经历尴尬,就像它不是回忆,而是发生在现在一样。

使用EFT,你可以记起并释放负面的情绪问题、身体问题、思维模式和/或行为。它不会带走你对生活中问题的自然反应,但它会带走不健康的反应。例如,如果你身边的某人离世了,它不会带走自然的悲伤反应。但是它将删除不健康的反应,例如因为对某人不舍而陷入痛苦无法自拔。

EFT不是安慰剂。你相信它,它就有效;你不相信它,它就无效。我们都知道,拍打经络点、同时重复乐句就能改造好情绪和身体健康,这在西方医学模式看来的确有些牵强附会。但是,现在已经有很多的证据支持这一观点。

特此澄清,EFT也不是转移注意疗法(Distraction Therapy)。转移注意力的技术将某人的心理从某个问题上移开。使用EFT时,我们实际上是专注于该问题。

EFT也不是暴露疗法(Exposure Therapy)。暴露疗法强迫人面对自己的恐惧,而EFT放松并中和该问题。

EFT也不是症状替换(Symptom Substitution)。症状替换是你解决了一个问题,结果在原来的地方又出了新问题。使用EFT时,我们消释而非替换问题。

此外,EFT也不是谈心疗法。谈心疗法涉及对有意识心理施加影响,而EFT对有意识心理和潜意识心理同时施加影响。你可能会发现,当你开始拍打时,你认为你使用谈心疗法已经消释了的问题可能依然具有某种程度的情绪强度。这是因为,尽管你可能已经在有意识心理层面消释了它们,但可能并没有从潜意识心理层面上消释它们。

在一个合格的、有经验的EFT执业者手中,EFT的成功率可能高达95%。初学者的成功率通常只有50%。因此,请尝试这些技术,看看它们对你是否奏效。如果你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请咨询合格的执业者。

基本的EFT协议

步骤1:选择问题所在 > > >

你选出的问题可能是身体或情绪方面的。你也可能是想改进思维习惯或行为模式。我们在使用EFT时为什么专注于问题的原因是,问题是体内能量干扰的位置。因此,消释问题将会释放能量干扰。

重要的是,你得识别出特定问题,以得到有效结果。因此,例如,如果你感到恐惧,请打破它,并把它分解成各个部分——心脏冲击、闷在肚子里、心中的不祥预感,等等。然后,使用EFT协议同时处理所有部分,挑出最具挑战性的那一个部分。

步骤2:给问题评分,最高为10分 > > >

给你正在处理的症状或问题现时的强度打分,分值在10以内,0表示没有问题,10表示可能的最高强度。这被称为SUDs水平(主观不适感觉单位)。

确保你评估的是目前的问题。例如,如果你恶心,现在情形有多糟糕?在这个评分标准中,10是最糟糕的,1可能几乎感觉不到。给问题评分有助于你看到你经过每轮EFT后取得的进展。

步骤3:进行设置 > > >

设置是克服阻碍改变的任何阻力的一种方式。在EFT中,阻碍改变的是所谓的“心理反转”(psychological reversal),设置可以帮助我们克服坚持问题的潜意识倾向。

拍打手掌外侧的KC穴(karate chop point,中医中称为“气户穴”)(参见插图)。KC穴位于手掌外侧多肉的一边,在小拇指与手腕关节的中间部分。使用食指指尖和另一只手的中指。同时,大声说出设置乐句,即:

“尽管我有[特定症状或问题],但我全然地爱并接纳自己。”

例如:

“尽管我胃不舒服,但我全然地爱并接纳自己。”

“尽管我心动过速,但我全然地爱并接纳自己。”

重复设置乐句3次,同时继续拍打KC穴。这将弥散任何阻碍改变的阻力周围的能量。

设置有时并非EFT必不可少的,因为并不总是存在着心理反转。作为新手,最好还是把设置也包括进来。当你变得更有经验后,你可以尝试不使用它,并看看你是否依然得到相同的结果。

请注意,你可以略微改变设置乐句的措辞,以找出对你更适用的。有些人使用“全然地爱并接纳自己”,其他人更喜欢使用“深刻地热爱并接纳我自己”,还有些人说“我努力地爱并接纳自己”或“我很好”或“我OK。”这只是一个个人选择的问题,所以请使用你觉得对你合适的。

步骤4:EFT序列:使用提醒乐句拍打 > > >

确定提醒乐句。这将帮助你继续关注该问题。它是一个缩略版的设置乐句。

如果你的设置乐句是“尽管我心动过速,但我深深地爱并接纳自己”,那么,你的提醒乐句可以是“心动过速”。

拍打

拍打EFT穴位将恢复身体经络系统内能量的流动。至于该拍打何处,请看下图。使用食指指尖和中指(拍打头顶时可以用一只手的所有4个手指)轮流拍打各个穴位。当你拍打各个穴位时,请重复提醒乐句。

EFT拍打穴位

说到拍打时使用的力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但请确保拍打时力道足以接触到那些穴位,但不要太用力,以至于引起身体不适。卡尔和萨莎在拍打时都非常轻柔,因为这样更具疗效。

沿着身体向下拍打,从头顶开始,到KC穴结束。每个穴位拍打7次左右,尽管多拍或少拍几次也行。此外,如果你在这个过程中不小心漏掉了哪个穴位,也没关系。

除了人中或下颚上的穴位之外,EFT拍打穴位位于身体两侧。你可以使用左手或右手,可以拍打身体的任何一侧,抑或同时拍打两侧。也可以换侧进行。

按如下顺序沿着身体向下拍打,在拍打每个穴位时重复提醒乐句:

首先,用指肚拍打头顶。
然后,拍打眉毛内缘跨过鼻根的位置。
接着,拍打外眼角周围靠眼睛一侧的骨头。
然后,拍打眼下瞳孔下方约一英寸处的骨头。
接着,拍打鼻子下边的人中。
然后,拍打唇下下巴与下唇之间的中心点。
接着,拍打锁骨穴位。找出你锁骨所在位置,定位锁骨
顶部的“U”形,男士的领带就在这儿打结。在“U”形的底部,将手指向下伸出1英寸,直到在两边都找到一个轻微的凹处。这是是你的锁骨穴位(也称为K-27)。
然后,拍打腋下约4英寸处。这儿大致与男士的乳头或女士的胸罩平齐。
用指肚拍打手腕前部,可以找到待选的拍打穴位。
在手指上还能进一步发现拍打穴位。正对掌心,拍打各个指尖的边角。
拍打KC穴,结束。

这样就完成了EFT拍打序列。

步骤5:释放问题的强度 > > >

在本轮即将结束时,检查SUDs水平(数值10以内的评分),看看你症状的强度是否发生了变化。应该是完全消失了或有所下降。如果依然遗留有一定程度的问题,或强度反而升高了,请继续进行随后几轮的拍打。

步骤6:随后各轮 > > >

继续随后几轮,直到问题归0或减退。如果你正在设法

处理同一症状,你不必每轮都进行设置乐句。但如果症状开始在身体内移动,或者你开始处理某个新状况(例如,如果你从处理心动过速,到处理胃部不适),你将需要一个新的设置乐句。

步骤7:挑战结果 > > >

一旦你把某个问题的强度降低到0,再没有身体症状了,请努力想象原始情绪或疼痛,使你能清楚该过程对你是奏效的。闭上双眼,生动地想象该问题。如果该问题不具备强度,你就会知道该症状的特定部分已经得以消释了。如果你问题的强度反而升高了,那就得做更多的工作。

步骤8:坚持 > > >

如果在结果被挑战后问题仍然存在,请坚持,直到强度降低到0。

强化疗效,将问题具体化

为了精炼你对EFT基本协议的使用,并确保能改善如下结果:

精炼设置

你需要带着感情和重点大声说出设置乐句,以帮助你对焦于问题。此外,为了使用EFT得到有效的结果,需要有表述具体的设置乐句。如果它过于宽泛,你将不能对焦于问题。例如:

宽泛:“尽管男人拒绝我…”
具体:“尽管格伦在情人节那天把我甩了…”
宽泛:“尽管我总是焦虑…”
具体:“尽管我心动过速…”

追逐疼痛

在使用EFT的过程中,当你开始拍打某个特定的症状或问题时,它往往会开始在身体内转圈。它的强度可能会改变。如果你想象它的颜色、形状和大小,它看起来可能就像是随着身体内的移动而发生改变。在EFT中,我们称之为“追逐疼痛”,你得一直跟在躯体症状的后面,不能跟丢了。它每次移动和改变时,给它一个新的设置乐句和提醒乐句。因此,“腿部的隐痛”可能会成为“胃不适”。在你拍打时,请用设置乐句和提醒乐句来描述新症状,并遵循周身的感觉,直到症状或问题得以消释。

测试你的疗效

一定要测试你的疗效,以验证是否成功。当问题似乎已经消退时,这似乎是一个不必要的步骤。但是,测试是否成功将确认你的问题是否真的已经根治了。你可以通过生动地想象该事件来测试你的成功。

持之以恒

有些人使用EFT很快就取得了明显转变。其他人则需要更长时间,需要持之以恒。目的是将某个问题的强度降低到0。持之以恒,直到目标达成。不断检查SUDs,如有必要,请重复EFT协议。

留意认知转变

当你对以往某个情形的思维发生变化时,这就称为认知转变。当认知转变发生时,你将以一种不同的方式体验记忆或问题。将有证据显示你的信念体系发生了变化,这将通过诸如如下的断语显示出来:

“这件事发生了。”

“结束了。”

“我是安全的。”

“我从中学到了什么。”

“我做好了继续前行的准备。”

如果认知发生了转变,那这意味着EFT已经奏效了。所以,当你发现你的思维和语言发生了积极的变化时,你就会知道EFT起作用了。

抓住症状的核心,从根源处治愈

你可以使用EFT拍打,以消除问题(比如伴随着焦虑症的心动过速)的症状。但是EFT做的真正工作在于去除病灶——归根究底,为什么会有焦虑。

一般而言,可能是某个单一的人生体验造成了该问题。而如果我们总是焦虑,原因则可能是我们的人生创伤是如此显著,以至于它生成了一个焦虑状况,而现在这个状况很容易被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触发。然而,许多问题是复杂的,有诸多存在的原因。在EFT中,这诸多原因被称为方面。

方面是某个问题的所有不同分支,有时为了消释主要问题,我们必须分解其中一些方面。通常,我们不断地重复相同的模式,并吸引了相似的情形,这导致我们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因此,对于同一主题,很可能有很多相关的人生体验。

例如,让我们以蜘蛛恐惧症为例。或许,我们对于蜘蛛的第一次体验可能是妈妈看到一只蜘蛛并大声尖叫,然后我们就开始了蜘蛛恐惧症。这是一个方面。但也可能存在着相关方面,比如有人把蜘蛛塞进了我们的后背,或者我们清床时发现床单下有只蜘蛛,或者因为楼上有只大蜘蛛所以我们都不敢上楼,等等。我们得用EFT来处理每一个记忆,然后才能消释该问题。

也可能是同一个记忆里有好几个方面。让我们回到蜘蛛被放到后背的那个例子。这个记忆的情绪强度可能有好几个峰值。其中之一是看到你同学拿起蜘蛛。接着可能是当他拿着蜘蛛开始跑向你。情绪强度的第3个峰值可能是他把蜘蛛拿到你脸跟前,第4个峰值可能是当他把蜘蛛塞进了你的后背。在情绪强度消退之前,所有这些不同的方面可能都得消释掉。每一个方面可能都需要一个新的设置乐句,以消释它在你体内生成的不同感觉。

如果消释了所有不同的方面,那该问题也就消释了。所以尽管EFT的结果是永久性的,但如果有些方面没有被处理掉,那该问题就可能去而复返。

如果你发现某个问题没有消退,你可能得在治疗过程中切换到另一个不同的方面。例如,如果焦虑让你心动过速、胃不适,你可能得针对这两个方面实施EFT过程,以消除焦虑。但是,如果你在过程当中不小心从心动过速切换到了胃不适,你的结果可能不怎么有效,看起来似乎没有取得进展。你需要单独处理各个问题,分别清除它们。

同样,如果你正在针对某个记忆(例如被大吼着赶出教室)进行工作,你可能得分别针对不同的方面来进行工作。这些不同方面可能包括老师对着你抬高声调、被赶出来时的尴尬、你独自一人站在走廊上时的孤立感。为了取得最好的结果,每个方面都得被单独处理掉。请确保为每一个方面都创建一个新的设置乐句,然后拍打,直到强度被消释掉。

注意事项

要注意的泛化效应

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并不需要消释各个单独的方面。在EFT中,有一种现象被称为“泛化效应”。经常发生的是,当你沿着类似主题消释了许多记忆时,其他记忆会失去其情绪影响,不再影响你。因此,如果一系列同一主题的记忆让你的SUDs水平高达9或10,在消释少量这些记忆后,你可能发现在记起所有这些记忆时都不再有任何情绪强度。

顶点问题(Apex Problem)

EFT经常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有时是如此之快、如此容易,似乎心灵试图寻找另一种解释。如果有人试图解释起作用的是EFT之外的事物、产生结果的并不是EFT,那这被称为“顶点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请首先清楚地说明最初的问题,然后在纸上写下预期的结果,并在每次会话后确认实现了预期的结果。

推进EFT技术

一旦你对EFT有了一个基本的把握,如下两种技术将帮助你解决具体问题,帮你掌握重塑心灵矩阵基础技术(Matrix Reimprinting Foundation Techniques)打下良好的基础。

请注意,如果你需要处理大创伤,你只需要参照着阅读这些技术,或者咨询EFT执业者(最好同时也是重塑心灵矩阵执业者,如果你想进一步学习重塑心灵矩阵技术的话)或参加EFT/重塑心灵矩阵执业培训课程。

改变单一场景的方法

现在你已经基本掌握了EFT协议,你可以使用它来改变你以往的记忆。以往的回忆可能是记忆的单一回放、图像或场景,也可能是别人说过的,或者你听说过的。

选择一个小问题,换句话说,对你而言创伤没那么大的某些事情。但要确保它有一定强度,这样当你记起它时,你身体上或情绪上将发生一些变化。

步骤1:识别出情绪 > > >

情绪是什么?你觉得它在你体内何处?遵循EFT的基本协议,直到在你体内感觉不到情绪的存在。一个例子就是你会觉得心里悲伤。你得先查出悲伤程度,以10以内的数字评分(SUDs水平)。然后大声说出设置乐句3次,同时拍打KC穴:“尽管我心里如此悲伤,但我全然地爱并接纳我自己。”然后,从头顶开始,往下拍打所有的拍打穴位,同时重复提醒乐句:“这颗心很悲伤。”继续,直到强度降低为0。

步骤2:检查你的感觉 > > >

请再次检查现场。你看到了什么,感觉如何,听到了什么,闻到了什么,尝到了什么,或想到了什么?所有这些感觉都可能会给你一个强度,并改变你体内的化学物质。例子包括:

●  看到血时,你的脚趾会卷曲起来;

●  当你不能跑时,觉得腿感到恐惧;

●  听到尖叫声,你会心跳加速;

●  燃烧的东西让你觉得胃不舒服;

●  思考:“我真的是没法应对”,这让你喉咙收缩。

针对每个问题设置乐句的例子包括:

“当我看到血时,虽然我脚趾卷曲,但我依然全然地爱并接纳自己……”

“尽管我的腿是如此恐惧……”

“尽管这尖叫让我心跳加速……”

“尽管烧焦的味道让我的胃恶心……”

“尽管我真的没法应对,而且喉咙收缩……”

逐个处理现场的每一个方面,直至影响降低到0,并在记起它时没有任何情绪强度。

改变整个记忆(电影技术)

不论你要处理怎样的人生问题,你需要找到与该问题有关的关键事件。你应该经常提问“与该问题有关的早期记忆是什么?”上述技术向你展示了如何处理单一图像或场景,并消释涉及的所有方面。但是,如果你有一段很长的、有很多不同方面或多个情绪强度峰值的记忆,又会如何呢?在传统EFT中,处理此类问题的最有效方法就是电影技术(Movie Technique):

步骤1:记忆 > > >

确定一段特定的记忆。它必须是一个单一事件。

步骤2:影片长度 > > >

电影持续多久?电影可能长几分钟,也可能长达数小时,可能发生在上午、下午或晚上。如果电影跨越数天或数周,请将它分割成几段单独的电影。

例如,萨莎对一个来访者使用了这种技术,她想处理她的狗被宰杀的记忆。这个来访者说,记忆只是一个单一事件,但是当工作开始后,事实证明,实际上有3段电影:第一段是兽医说,狗不得不杀;第2段是几天后她带着狗最后一次散步;第三段是狗被宰杀。在某些情况下,处理强度最高的记忆能将所有情绪共鸣从其他记忆中清除掉,但是为了确保取得最好的结果,最好是将记忆分割成单独的电影,并逐个处理。

步骤3:电影片名 > > >

电影片名是什么?一个常见错误是给电影取个已经存在的片名,如《教父》(The Godfather)。与之相反,电影片名要能反映电影的内容,例如《被遗弃在海滩上》(Abandoned on the Beach)或《有生以来最糟糕的事情》(The Wor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ed)。

步骤4:在电影片名中检查你的SUDs水平 > > >

请在电影片名中检查你的SUDs水平(以10以下数字评级)减弱强度。例如:

“尽管我有这个《被遗弃在海滩上》的电影,但我依然深深地、全然地爱并且接纳我自己。”

重复,直到你可以在说出电影片名时强度已降低到不超过2。

步骤5:讲述电影 > > >

在有任何情绪强度前开始讲述电影。大声讲述电影情节,一旦出现了任何强度点,那就此打住,并使用EFT协议分别消释各个强度点。使用你在改变单一场景时用过的同一过程,消释任何想法、身体感觉,等等。然而,要使用这种技术消释所有不同的方面,你得重复做很多次。

步骤6:检查你的工作 > > >

当你完成后,再次在心中放映电影,检查你是否已经消释了强度。如果你错过了任何方面,或依然有方面具有强度,请以正常方式拍打。然后生动地重播电影。如果有些方面依然具有强度,请再次拍打任何遗留的方面。当你能在放映整部电影都不发生任何情绪强度时,问题就完全消释了。

与别人合作实践EFT

你可以独自练习该技术,或者与合作伙伴一起实践。通常,与别人结伴更有效。如果你选择这么做,合作伙伴会在拍打他们自身的同时引导你。如果你心烦意乱,他们也可以拍打你。

如果有人引导你,他们会先说出设置乐句,然后你重复,同时你们拍打自己的KC穴。如果以这种方式工作,最好将设置乐句分割成几个部分,这样就不必重复一段长长的乐句。

然后,他们说出提醒乐句,你重复,同时你们都拍打自己的穴位。

使用有问题的人的词语,这是很重要的。这样,引导会话的那个人认真倾听受助人就该问题说了些什么,然后在设置乐句中予以反馈,例如:

受助人:当我想起他走出门的时候,我心里满是悲伤。
引导会话者:你会给你心里的这种感觉打多少分(满分为10分,1分表示“几乎没什么感觉”,10分代表“很糟糕,无法言表”)?
受助人:7。
引导会话者:(拍打自己的KC穴)尽管我内心是如此悲伤……
受助人:(拍打自己的KC穴)尽管我内心是如此悲伤……
引导会话者:(仍然拍打自己的KC穴)……当我想到他走出门……
受助人:(仍然拍打自己的KC穴)……当我想到他走出门……
引导会话者:(仍然拍打自己的KC穴)……我依然全然地爱并且接纳我自己。
受助人:(仍然拍打自己的KC穴)……我依然全然地爱并且接纳我自己。

以这种方式重复设置乐句3次。

引导会话者:(拍打自己头顶)这种内心的悲伤。
受助人:(拍打自己头顶)这种内心的悲伤。
引导会话者:(拍打自己的两眉之间)他走出门。
受助人:(拍打自己的两眉之间)他走出门。
引导会话者:(拍打自己的眼睛两侧)这种内心的悲伤。
受助人:(拍打自己的眼睛两侧)这种内心的悲伤。
引导会话者:(拍打自己的眼睛下方)他走出门。
受助人:(拍打自己的眼睛下方)他走出门。

以这种方式继续,直到症状的强度降低到0。

然后继续下一个方面,直到所有的强度都被消释掉,最后你能回忆起你正在处理的记忆,并且体内的化学物质不会发生任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