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生命中的创伤

通过研究生存的两个主要范畴(亦即成长与保护)之间的相互作用,可以理解为什么压力是制造疾病的关键因素之一。当我们成年时,我们的成长过程并未停止,因为我们每天更换数十亿损耗掉的细胞。此外,我们有我们自身的保护机制。这不仅有助于我们抵御病原体的威胁,还从我们周围的环境中读取可能隐藏着安全威胁的信号,并做出相应的反应。

布鲁斯·立顿指出,在我们体内,对成长作出反应的机制和对保护作出反应的机制不能同时发挥最佳效果。任何危及我们的事物或对我们的生存造成威胁的事物自然而然地优先于细胞、组织和器官的修复。我们在生物化学上被制造为首先保护自己,之后才是自行修复。这对生存而言非常有意义。但是,假如由于过多的虚假信念或误解,我们潜意识里从环境中看到了威胁信号,可是这些威胁信号实际上并不存在,那又会如何呢?假如我们由于压力山大、伤痕累累的人生体验,一直都在不停地、不当地使用生存机制,以至于我们的身体不能充分地自我修复,那又会如何?当我们掌握了这个概念,我们就会明白我们的误解能以怎样的方式让我们陷入压力状态不能自拔,并进而陷入易患病的状态。

更重要的是,当细胞觉得受到了威胁时,它们会马上关闭,并停止解毒。这意味着它们将不能如常地吸收蛋白质。因此,长期的“战斗或逃跑”(fight-or-flight)反应将在细胞层面上影响我们的健康。

在萨莎从双相情感障碍症/肌痛性脑脊髓炎(CFS/ME)康复的过程中,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启示。当她邂逅这条信息时,她突然明白了,由于她通过她扭曲的感知、负面的信念和人生创伤不断地给自己施加压力,所以一直都处在压力和保护的状态中,一直都没有处于成长或治疗状态。难怪她病了,难怪她总是治愈不了。只有通过转变她的观念,采纳正面的信念,释放她人生创伤带来的能量干扰,她才能进入成长状态,并治愈她的病情。

你其实不必有太多压力

那么,压力到底有些什么影响?作为一个凡人,我们大致了解压力产生肾上腺素,但对于它与疾病的关系,大多数人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并且不明白压力本身就是一个感知问题。

道森·彻奇在《基因里的魔鬼》一书中就可能会导致压力的原因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如果一个抢劫犯拿着刀子逼近你,你体内可能充斥着肾上腺素。工作中的压力变化也可能导致肾上腺素急剧增加。即使没有任何具体的刺激,仅仅只是想到下一周可能发生什么事情——还尚未发生该预想事情,而且担心的这些事情可能永远也不会发生,但是体内就会充溢着肾上腺素。”你看待世界的方式最终将触发你体内的压力反应。

例如,想想不同的人对迟到抱有的不同态度。有的人总是在会议开始前半小时就到场,不论遇到何种困难,以前萨莎就属于这类人!然后可以稍微休息一会儿。如果他们刚好在活动开始前抵达,那他们一般都没事,但如果他们迟到了,他们就会焦躁不安。还有人喜欢掐着点到,可能会坐在车里或甚至站在外面的寒风中,然后正点进场。然后就是迟到的。这些人大致可以分为3类:第1类是反应很大,把他们的压力和尴尬暴露无遗;第2类偷偷溜进场,红着脸,掩饰住自己的尴尬;第3类人很稀有,不论何时到,都若无其事地漫步进场,没有任何形式的个人苦楚。没错,他们是迟到了,可是迟到又如何?谁在乎呀?萨莎的爱侣就属于这一类人。有趣的是,她以前认为她必须得让他更像她——更在意如果他迟到了别人会怎么想。当然,这就是她觉得不舒服、而他却觉得很好的原因,但她花了一段时间才学到这重要一课!

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对迟到的人生体验、对他人会如何评价我们的恐惧、对做得不够好的恐惧,以及这些情绪造成的压力,都是一个感知问题。那么,这种感知可能产生的应激反应是什么?让我们看看当我们受到压力时体内会发生什么。

HPA轴

在生理上,身体通过一个被称为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ypothalamus-pituitary-adrenal,HPA)轴的系统对压力作出反应。它有助于调节体温、消化、情绪、性、能量消耗,以及免疫系统。它还是控制我们对压力、心理创伤和伤害的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大脑进行荷尔蒙控制的途径。免疫系统保护我们不受体内病原体的影响,而HPA轴保护我们免受外部威胁。一旦HPA轴被激发,免疫系统就被抑制,所以如果HPA轴持续地处于被激发的状态,就会对免疫系统造成危害,并进而损害健康。

如果没有威胁,HPA轴就处于钝性状态。但是,当大脑中的下丘脑感觉到威胁时,它就会对脑下垂体发出信号,从而使HPA轴进入工作状态。脑下垂体可被视为一种主腺脑垂体,它组织、管理多达50万亿个细胞,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威胁。它还将消息发送到肾上腺,从而刺激我们的战斗或逃跑反应。然后,应激激素被释放到我们的血液中,消化道血管收缩,迫使血液进入我们的手臂或腿部,推动我们的身体采取行动。当血液从我们的消化系统流出时,我们再也不能消化、吸收或排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消化系统问题往往伴随着长期的压力。

我们对压力的感知意味着肾上腺素被不断地沿着HPA轴释放到我们体内。由于肾上腺素的释放带给人暂时的兴奋感,我们有些人变得肾上腺素亢奋。可惜,兴奋感之后紧跟着的就是崩溃,由于我们通过重复冲突和戏剧性状况,或通过咖啡等刺激物来不断地寻求再次的兴奋感,这样,循环进一步深化,直到我们感到倦怠不堪。

皮质醇

除了肾上腺素之外,身体还有另一种应激激素,即皮质醇(Cortisol)。当肾上腺素在体内开始回落时,皮质醇上升。你激发肾上腺素越频繁,你体内的皮质醇水平就会越高。皮质醇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损害。身体生成皮质醇,但并不生成脱氢表雄酮(dehydroepiandrosterone,DHEA),而DHEA负责体内多种促进健康的、保护性的功能。低水平的DHEA与许多疾病有关,而高水平的皮质醇已被证明会增加脂肪,降低记忆力和学习能力,并与骨质流失和肌肉量减少有关。

愤怒与免疫系统

极度的情绪压力(例如愤怒)也损害免疫系统。在一项研究中,参与者被要求把注意力集中在两种不同情绪——愤怒和关心——上。当他们这么做时,研究人员测量了他们的免疫球蛋白A(immunoglobulin A,缩写为lgA)水平值。免疫球蛋白A是免疫系统的第一道防线。研究发现,简单地回顾一次愤怒体验将导致免疫系统被抑制长达6小时。另一方面,关心或同情的感觉推升lgA水平值。

压力小结

因此,顺理成章,得出如下结论:压力对身体有百害而无一利。它使我们处于保护状态,而这意味着我们不能更新细胞或给细胞排毒,它激活我们的战斗或逃跑反应,增加体内的肾上腺素和皮质醇。接下来,我们将探讨心理创伤(它是压力的最极端形式)及其在生理上对我们造成的破坏性影响。

边界形成中的伤害

心理创伤尽管不像压力那般被广泛讨论,但也是我们所有人在一生中都可能会遇到的。

“大T”心理创伤可被定义为性骚扰、暴力人身攻击、被劫持为人质、军事攻击、恐怖袭击、虐待、环境灾难、严重车祸和重大疾病——基本上是危及生命的任何事物或行为。对于儿童而言,它还可以被定义为不使用暴力的、不当的性体验。这些创伤可能不是我们每天遇到的,特别是在西方。但是还存在着“小T”心理创伤,这些事件(尤其是在最初几年里发生的)把我们的安全感打得粉碎。如果这些事件不期而至,或者如果我们没有对它们的到来做好准备,或者如果我们无力防止它们,或者如果它们反复发生,或如果某人故意残忍地对待我们,那它们尤其会带来心理创伤。亲近的某人突然离世、车祸、摔倒、运动受伤、外科手术(特别是在早年)、某个重要的亲密关系分道扬镳或发现身患致命疾病都可以归类为“小T”创伤。

正如我们已经明确指出的,由于我们在6岁前处于催眠的、不自觉的状态下这一事实,所以如果在6岁前经历了“小T”创伤,那它会特别具有破坏性。不稳定或不安全的环境、严重的疾病、医疗手术、与父母天各一方、身体或情绪上的负面语言、性虐待、家庭暴力、欺凌和忽视也是此阶段心理创伤的来源。

心理创伤对小孩子如此有害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主要原因之一与边界有关。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边界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必不可少,但是在边界形成的过程中,孩子们最容易受到心理创伤型压力的伤害。当小孩子的边界被打破或被侵犯时,就会发生创伤后应激反应,从而使他们失去对周围世界的安全感。这个问题通常会一直遗留到成年阶段。

杰出的心理创伤专家罗伯特·斯卡埃尔博士(Dr Robert Scaer)在《身体承受着重负》(The Body Bears the Burden)一书中概述了一旦安全边界被打破,人生中其他创伤性事件的严重程度将成为感知问题。任何一个新的、潜藏的威胁都可能被诠释为比其实际情况更加悲摧得多。这是我们生存机制的一部分,因为我们的潜意识心理保护我们不经历我们不想重新经历的事件。这里的问题是,如果我们继续错误地将小问题夸大为创伤,那么将会对身心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

当面临生命威胁时,身体通过大脑中的一系列途径作出反应。罗伯特·斯卡埃尔博士在《身体承受着重负》一书中对此进行了详细解说,我们在此提炼了该书的基本要点。

如果我们的感官察觉到威胁,感官就会发送消息到丘脑。丘脑是大脑中间的一个细胞群,它是大脑与身体之间消息的中继站。然后,丘脑将信息发送到大脑中各处,其中之一就是扁桃体。扁桃体是一组神经细胞,处理记忆和情绪反应,扁桃体还给信息附加情绪含义。

然后,信息被发送到海马体,它是处理有意识记忆的中心。海马体形成基于威胁的有意识结构。之后,信息被发送到眼窝前额皮质,眼窝前额皮质评估威胁的严重程度,提升或降低我们的生存行为。如果眼窝前额皮质将信息视为威胁,它会激活下丘脑,而下丘脑又反过来触发HPA轴。正如我们前面所讨论的,这将导致肾上腺素和皮质醇增加。

问题在于,如果我们经历了心理创伤,我们对新威胁的评估会被扭曲,这样我们将不断触发HPA轴。随后,由于压力,皮质醇水平会升高,DHEA水平会降低,我们的健康状况将随之每况愈下。

冻结反应

关于身体怎样对创伤作出反应,其中一个最吸引人的例子就是冻结反应。这是战-逃-停反应(fight-flight-freeze response)中最难以理解的部分。我们常常提及战斗或逃跑反应,我们口头语言里也总是引用它,但冻结反应却很少被提及,我们对它的理解也更少。事实上,冻结反应经常被错误地看作是一种软弱的表现。当我们对来访者使用EFT和重塑心灵矩阵矩阵时,他们多次描述到他们进入冻结反应时的悲伤时刻,以及他们这么做时怀有羞耻感:“我毫无还手之力”、“我本应该逃跑的”、“我连动都没动,只是任其发生。”然而,冻结反应是一种生物学状态,其目的是帮助我们生存。

我们非常感谢罗伯特·斯卡埃尔博士,他关于冻结反应的研究有助于我们进一步利用重塑心灵矩阵来治疗心理创伤。他的工作涉及在野外观察动物,并指出它们在心理创伤时期的行为。如果你观看动物被猎食的电视节目,你会看到,动物在被捕食者追到之前往往就已经崩溃、变跛了。当战斗或逃跑失败时,崩溃或变跛通常是动物的最后手段。当动物以这种方式进入冻结状态时,它体内释放出大量内啡呔(endorphin),这样,如果它被攻击,它的痛苦能被最小化。此外,数量惊人的案例表明,当猎物停止不动时,捕食者会对猎物失去兴趣,这是冻结反应被触发的另一个生物学原因。这里,我们比较感兴趣的是,如果动物真的幸存了,那冻结反应之后会发生什么?在几乎所有情况下,动物会开始浑身颤抖,可能是战栗,也可能是戏剧性地突然抖个不停。罗伯特·斯卡埃尔博士在分析动物颤抖的慢动作视频之后指出,动物僵住之前的最后一个动作往往是奔跑。因此,动物通过晃动、深呼吸和出汗来从冻结反应中释放出来。动物在这么做之后,会起身摇晃自己,并且显然不比遭受严峻考验轻松。通过这样做,它似乎已经释放了关于袭击的所有无意识记忆。

对于瞪羚(瞪羚有数不清的捕食者)等动物来说,每天可以数次采用小规模的冻结反应。动物一开始看到捕食者时可能会僵住不动,然后肌肉可能轻微发抖,再之后当威胁消失后又会返回到之前的活动状态。

我们人类则有所不同:我们不表现出冻结反应。事实上,如果我们在经历创伤性事件后摇晃不止,常常会被鼓励着平静下来。因为这一点,与动物相反,我们存储(而非释放)心理创伤(虽然这里值得提及一些部落人类文化的确表现出冻结反应)。有趣的是,动物园里的动物和家养动物也没有表现出冻结反应。我们经常看到受到心理创伤的动物园动物以及家养动物有一些不同于其野生同类生物的奇怪行为。

EFT大师卡罗尔·卢克(Carol Look)提出了如下新观点:我们可以回到过去某个我们没有表现出冻结反应的事件,然后使用EFT释放它。我们稍后将讨论我们是怎样利用重塑心灵矩阵来进一步发展了该观点的。首先,让我们看看当我们体验到严重的心理创伤时,我们身上还发生了什么。

释放你的“内在小孩”

在传统的心理治疗中,人们一直认为,当我们受到严重的心理创伤时,我们身体的一部分会分离出来,以保护我们不受到创伤,并钝化或阻止我们的相关记忆。与此同时,我们的另一部分在低于意识阈值的范围内一次又一次地重新体验该心理创伤,以至于看起来似乎这样的创伤从来就没有真正结束过。人们一直以为,重温创伤的那一部分位于大脑中的某处。然而,从来没有任何真实证据说明大脑中存在着记忆痕迹,这些被存储下来的创伤也从来就不在大脑里。

多年来,卡尔在针对心理创伤进行了大量工作后发现,这种创伤实际上被我们的局部场把持着。他的理论是,当我们经历心理创伤时,从我们身体内分离出来的那一部分实际上在我们的身心之外形成了一个独立的能量现实。他将这些分离的能量部分命名为“能量意识全息图”(Energetic Consciousness Holograms),或简称为“ECHO”。作为一种保护我们的战略,它们持留着我们受到的心理创伤的能量。

关于ECHO的概念并不陌生。在心理疗法中,部分经常被描述为“内在小孩”。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我们受到这些ECHO的影响。我们的人生之所以重复着心理创伤、压力巨大,正是因为我们与我们分离出来的能量部分之间的关系的缘故。但是,人们一般假设,我们把这些ECHO存储在内部,因此命名为“内在小孩”。因此,卡尔提出的“它们被存储在我们的场内”是一个全新的观点。此外,他认为,当我们对焦于原始记忆的能量时,我们实际上是对焦于场内的ECHO,将记忆的原始能量带回我们体内。

因此,如果我们经历了大量的创伤(不论是“大T”还是“小T”),我们将有很多的ECHOs。这些ECHOs就像冰封在时光中的我们。它们有自己的个性,这些个性的基础在于我们遇到创伤性事件时我们所处的状态。当我们对焦于它们在场中的能量时,我们也具备了它们的个性和能量。你可能已经亲身经历了这些:当你对某个带给你压力的事物作出反应时,你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3岁(或5岁、7岁,等等)的孩子。在某些情况下,甚至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也会发生改变。如果你已经在其他人身上观察到了这一点,你可能已经注意到这就像是一个孩子突然站在你面前。如果你亲身经历了这一点,这就像是你自己突然回到了你自己的儿童版本。

我们对焦于ECHO能量,最终结果会如何?我们之前曾提到过说,早年的心理创伤事件会触发ECHO。这样的事件可能是一种语调、一个眼神、一个单词、一种声音、气味、味道、颜色,等等,会触发潜意识心理产生警觉,而潜意识心理又把我们调整回原始ECHO。另一方面,它可能是完全压倒性的。在非常严重的案例中,我们看到来访者罹患了诸如分离性身份障碍(DID,以前被称为多重人格障碍)之类的病症(具有多重人格)。鉴于一个经历了极端心理创伤的人可能会发生DID,我们相信,当ECHOs强大到导致个人切换身份时,就会发生这种病症。在DID中,个性有其自己的物理特性,甚至达到如此程度:某个个性带有糖尿病,而其他个性则没有。那么,如果说一个患有DID的人对焦于场中的多个不同ECHOs,那这种说法是有理由的。如果不同的个性被储存在体内,那它不会导致他们经历生理变化,虽然DID是对焦于场中ECHOs的一个极端例子,如果我们有未消释的创伤,那我们都会在某种程度上这么做。

我们的ECHOs停留在心理创伤上,以保护我们不受到心理创伤,但由于这么做需要大量的能量,所以它们只能在有限长时间内做到。这就是为什么大量未被消释的心理创伤导致疾病的原因之一。你可能会注意到,随着人们年龄的增长,如果他们有未消释的创伤,他们会越来越受到该心理创伤的影响。

有了重塑心灵矩阵后,你可以直接针对ECHOs进行处理,帮助它们释放创伤性事件的能量。这不仅会改变你与该事件之间的关系,还会改变你的吸引点。请记住吸引力法则:你关注什么,就会吸引什么。如果你的场中有很多受到创伤的ECHOs,你就会继续吸引到更多同样的,不管你怎样努力保持乐观积极。所以,当你释放ECHOs周围的能量时,你就会开始吸引某些不同的事物。

用心呵护你的健康

心理创伤对情绪的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人们往往要经历震惊、拒绝或不信任的不同阶段,同时还可能伴随有羞耻感或内疚感。专注度可能也会受到影响,而焦虑症和恐惧很常见。有些人甚至处于游离状态,觉得就像是真的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这一影响还可能使人出现躯体症状,常常是原因不明的疼痛或其他疾病。创伤未被消释的受害者经常光顾医生,身体症状常常是来也汹汹,去也匆匆。在萨莎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消释了她的人生创伤之前,她也不例外。她大约每6周就会患感冒和流感,皮疹、肿块来得快去得也快,健康状况就像风向一样易变。专业医务人员常常怀疑她,确信她患有疑病症。然而,自从发现重塑心灵矩阵和EFT后,这好几年她只有轻微的健康问题。

失眠或梦魇经常伴随着心理创伤,二者都使身体进入保护状态。疲劳很常见,不仅因为睡眠不足,还因为HPA轴被频繁触发、皮质醇上升。这导致急躁和激动、频繁的心跳过速、易受到惊吓。难怪那些处于如此被高度触发状态下的人往往有严重的健康问题了。它还是一种有待理解的解脱:一旦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清除了未消释的创伤周围的能量,就可以恢复到健康状态。

寻找创伤的根源

路易斯·海在《治愈你的身体》一书中解释了我们对人生的态度、我们使用的语言会给我们带来苦恼。这本不可思议的书来自她治好癌症后的直觉,还来自于她在对他人进行大量工作的过程中对人类疾病的领悟。有趣的是,现在某个科研领域已经证明她的直觉感知是正确的。该证明来自German New Medicine®(德国新医药),也被称为META-Medicine®。它并非一种心理疗法,而是一个诊断工具,可以将不同的人生压力及心理创伤与特定的疾病和苦恼关联起来。

2004年,肯塔基大学(Kentucky University)心理学家赛格斯特拉姆(Segerstrom)和米勒(Miller)确立了如下观点:几乎所有疾病都是压力导致的。但是西方医学模型尚不能确定压力事件将导致哪些疾病。根据META-Medicine®,当一个人经历意想不到的、戏剧性的、分离的压力事件,而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该情况时,他的整个身体会发生变化,以让他有机会能解决压力问题。这种变化可以从行为、社会和环境中看到。而且,鉴于身体里的每个器官都有其特定角色,当后来某个器官发生功能障碍时,我们可以使用META-Medicine®来判断压力事件的类型,并使它回归原先的功能状态。这样,就很容易识别出针对某个特定的压力事件的过度反应。

有趣的是,使用META-Medicine®还能看到大脑结构的变化。在META-Medicine®中,大脑的每个特定区域都与某个器官有关。你可能已经在反射疗法中发现了相似之处,脚部图片上的点都与某个器官对应着。通过META-Medicine®可以看到,当一个人经历特定压力时,被设计用来最好地解决该特定冲突的器官的功能会发生改变,以支持人度过压力。当它这么做时,器官和大脑的相应区域都会捕捉情绪信息能量。让人欣喜的是,META-Medicine®教练能使用CT扫描看到被受到影响的器官和大脑中相应部分捕捉到的情绪信息能量。因此,META-Medicine® CT扫描阅读仪能告诉人们他们的哪些器官受到了压力或正在疗愈过程中。

有了这个非常精确的诊断工具后,我们就能快速确定哪些创伤引发了哪些疾病,然后使用重塑心灵矩阵技术来消释这些问题。事实上,英国META-Medicine®主任、《我为什么会生病?》(Why Am I Sick?)一书的作者理查德·弗卢克(Richard Flook)对如下说法情有独钟:META-Medicine®和重塑心灵矩阵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因为META-Medicine®帮助找到心理创伤的根源,而重塑心灵矩阵则是消释该心理创伤的最好方法。

唤醒自我的疗愈力量

卡尔在教授“重症EFT”多年后,能将疾病过程提炼、分解成一个周期,我们的许多学员和他们的来访者都符合这个周期。当然,这个周期总有一些变化,它不是封闭的、固定的或可确定的。当所有事物都被简化成一个模型时,总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归纳。然而,我们遇到的大多数疾病过程似乎都符合这个周期。

我们相信,疾病进程开始于任何负面的核心理念,而这些理念源自于我们6岁以前的经历。我们已经讨论过6岁以前的童年经历有多么重要。在这个阶段,任何带给人压力的人生体验、我们被告知的关于世界的任何事情,以及我们在其中的位置、损害我们自尊或自我价值的压力、创伤,如果不被消释掉,在往后都会影响我们的健康和幸福。我们还知道了ECHOs是怎样盘驻在我们早期心理创伤周围的能量场中,保护我们不受到心理创伤的伤害,并且知道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这么做的能力会减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年纪越大疾病就越挥之不去的原因。

很多儿童小时候被人说调皮、害羞、愚蠢、内向、自私、脏、懒惰。这形成了一种负面的自我对话倾向,压力开始成为占主导地位的人生特色。于是许多孩子形成信念,认为自己不够好、不够漂亮、不够聪明、不够快、不够特别。

然后,不少人可能在童年时就开始了不良的饮食模式,或者可能在后来发展起来不良的饮食模式,这给我们的身心系统施加了巨大的压力。理所当然地,为了在快节奏的西方世界里生存,不少人都有了不良的饮食习惯,选择了不良的生活方式,而且这些选择越来越具有挑战性。

在成长过程中总伴随着生活压力,于是我们早年知道的所有负面信念都被增强。而那些帮助我们建立起了这些信念的那些人,很可能会定期地继续加强这些信念。此处并无意指责那些人,因为他们在早年往往也经历过类似的体验,而且由于他们已经有了他们的印记和行为场,所以他们自行其道。

即使我们变老,我们也可以选择滥用药物或自行服药,以应付因为盘驻在我们场里的心理创伤而经历的压力。如此循环加深。

即使我们足够幸运,童年时没有生病,当我们逐渐长大时,我们许多人都陷入了这个循环,发展到频繁感染、感冒和流感。在文化上,我们被鼓励利用抗生素和药物来解决这些问题。这会导致身体的酸性增加,破坏肠道菌群,诸如念珠菌之类的病症可能扎根。当体内的念珠菌扎根时,肠道菌群吸收营养物质的能力降低,毒素集结,并最终导致免疫系统受损。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将导致过敏和食物耐受不良。

然后,身体陷入持续的压力状态,典型症状就是HPA刺激增加、肾上腺倦怠、体内皮质醇水平上升。随后应对生活的身体和心理能力降低,症状恶化。

但是,如果图式因为觉得对命运缺乏安全感而离开你,请不要绝望,因为解决方案触手可及。利用重塑心灵矩阵,你能最好地消释心理创伤,改造你自我局限的信念,疗愈你的人生。